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權國 > 3738 刀劍之下(三)
    細雨如斷了線的珠子一般落在青灰色的街道上,黑沉沉的天空下,埃羅北部第一大港口的開羅港東面的一棟三層樓的房屋,大廳墻面上依然懸掛著那副是似而非的軍神之鐮的油畫,凝視著窗外的風雨,阿特麗思手里拿著剛剛收到的情報,兩道好看的柳眉緊緊的擰在一起

    “帝國軍務大臣胡科奇力已經秘密抵達埃羅北部?什么意思,艾特蒙山為什么要把這個消息告訴我?“阿特麗思白玉般的牙齒咬在嘴唇上,低聲喃喃,透著一股懊惱無奈的氣息,手里拿著那份送來的情報感覺就像是拿著一塊燒紅烙鐵一般燙手,想扔,卻又抓的更緊

    “這個消息必須盡快傳回去,否則南方諸侯們怕是會出大事情”

    阿特麗思俏臉凝重說道,旁邊的侍從長邊羅看著阿特麗思的神色,也是一臉苦悶到極點,這是一道送分題,也是一道送命題啊!雖然現在還無法確定這個消息的真實性傳回去,但也知道一旦這個消息傳回,比如是一場地震

    南方諸侯們雖然大軍壓在埃羅王都一線,擺出圍而不攻的架勢,是打著吸引帝國軍隊南下的想法,這就像是釣魚,埃羅王都就是誘餌,在這里等著帝國南下,帝國已經取得了西面戰線上費澤西海岸的大勝,也擊敗中線五十萬馬丁利牙人,下一步必然就是南方諸侯們所在的東線,南方諸侯們認為帝國如果要增援埃羅北部,最近的帝國軍無疑就是還在教團國地區的帝國南方軍團,所以帝國方面最大可能是將帝國新晉南方軍團長索爾頓派來

    因此南方諸侯們所做的布置,大部分都是針對索爾頓的,索爾頓雖然在西海岸之戰中聲名鵲起,但本身指揮能力似乎并不多出彩,北陸貴族被覆滅,是因為太過驕狂,馬丁利牙人會慘敗,是因為帝國皇帝親自出手,力挽狂瀾,兩次大戰,索爾頓這位帝國在南歐巴羅最高級別的指揮官的表現,都沒有特別出彩的地方,南方諸侯們相信,如果最終帝國決定將南下的指揮官確定為索爾頓,那么南方諸侯們有八成把握擊敗這位看起來運氣非常好的帝國指揮官

    可是現在,索爾頓沒有來,卻引來了不該來的大魚,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這就像本來只是想要釣起來一條草魚,誰知道卻引來了一條大白鯊,換成誰都會手忙腳亂,釣上來的是普通的魚類,自然是皆大歡喜,可如果咬住釣鉤的是一頭大白鯊,胡科奇力可不是索爾頓,這是真正的帝國軍方高層,帝國皇帝心腹中的心腹,身經百戰,滅亡北部高盧帝國,吞沒剛非帝國,這位帝國大將的身影都在,能夠將北面兩大強國覆滅的帝國大將,如果此刻真的就秘密躲藏在開羅港。。。。。。。想到這個,阿特麗思的俏臉就越是凝重的像要滴下水來,后背都被汗水侵濕

    索爾頓只是帝國南方軍團長,雖然南方軍團在教團國圣都戰場上一舉擊敗五十萬馬丁利牙軍,但那并不是真正在正面作戰中擊敗的,而是帝國皇帝的無雙謀略占了主要成分“換成是誰,都能夠在那種局面下取得大勝,各國對于圣都之戰的評價不一樣,但有一點是公認的,那就是帝國在圣都之戰中士兵的戰斗力,明顯不如帝國在北面的精銳部隊突出“如果來的只是索爾頓的南方軍團,南方諸侯們自信可以從容應戰,但是對上胡科奇力。。。。。就算最后能夠擊敗南下的帝國部隊,也一定還會有更多的帝國軍隊滾滾而來

    因為他們擊敗的是胡科奇力,是管理著帝國百萬大軍的帝國軍務大臣,這位帝國軍務大臣震怒之下,絕對會有更多的帝國軍隊殺過來,最后可能還會引來最不希望的情況,那位軍神皇帝親臨埃羅

    “小姐,萬一這只是對方的計謀呢?”那么侍從長小心翼翼的問道

    “就算明知道可能是陰謀,我們也賭不起”

    阿特麗思深吸了一口氣,作為帝國位列第一的軍方重將,帝國皇帝手中最為一把鋒銳無比的刀,最令人感到可怕的不是拔出刀鞘后的展露猙獰,而是所有人都不知道這把刀在什么地方,什么時候會出鞘見血,堂堂帝國軍務大臣離開帝京大海城,越過兩千多里的距離進入內海,難道是來游山玩水的?開什么玩笑,,先前傳聞作為帝國特使調停瑞拉人與比昂人的戰爭,可等到真的出面調停的時候,卻是換成了帝國費珊地區總督普拉伊斯,帝國軍務大臣胡科奇力就像是一顆不確定的炸彈,

    “消息立即傳回去南方,你再去跑一趟,還是一樣,我要跟帝國高層見面”

    猶豫了一下,阿特麗思目光看向窗外隨風飄散如柳絮的雨絲,沉聲說道“既然對方肯告知胡科奇力就在埃羅北部,我相信對方一定會告訴我,此次帝國在埃羅北部大軍云集,是不是在為南下做準備?如果可能,我肯塔姆家并不愿意卷入此次漩渦中”

    肯塔姆家不是傻瓜,想要利用埃羅南方布局重創帝國的人,只是南方諸侯中的少部分人,而且這件事還有亞丁人參與進來,隨時都可能變成將整個埃羅南部諸侯們都卷進去的巨大旋渦,帝國軍隊的強大是有目共睹的,能夠利用南方獨特的氣候一次,難道還能夠利用第二次?亞丁人可以在戰后拍拍屁股走人,他們這些南方諸侯的家族難道也能夠逃走?

    其實埃羅南方諸侯們對于帝國的態度根本就不明確

    諸侯中有人提出帝國是邪惡的,是該死的教團國的盟友,不但對埃羅野心勃勃,就是對于整個南歐巴羅都是狼子野心,為了南歐巴羅的尊嚴和榮耀,必須抵擋帝國南下,其實大家都心理有數,這些提出堅決對抗帝國的家族,都是跟埃羅王室或多或少能夠牽上幾分關系的人,算是埃羅王室的旁支,埃羅前皇帝意外戰死,皇帝之位至今空懸,這些王室旁支的目光都頂著金光燦燦的埃羅皇帝寶座,堅決抵抗帝國,自然是用來提高其身價,籠絡人心的最佳手段,

    另外一部分人則認為帝國已經取得了南歐巴羅的霸權地位,放眼南歐巴羅,已經再無任何一支力量敢與其對抗,現在更是占據了埃羅王都以北的肥沃地區,本就物產貧瘠的南部,更是沒有與其對抗的資本,與其等到帝國大軍橫掃,不如趁早宣布歸符帝國,只要帝國承諾保證其自治地位,但是這種建議,很快就被大部分的南部領主們所否決,因為埃羅王室放出話來,誰能夠奪回埃羅王都,誰就能夠成為繼任的埃羅皇帝,

    面對這樣的誘惑,哪怕是還保持著冷靜的肯塔姆家,內部也開始爭論起來

    “想要靠武力從帝國手中拿回埃羅王都是不可能的,但并不代表拿不回來,奪回埃羅王都的方法有很多種,不一定就是刀劍,比如說,我們可以試著用錢將王都買回來”阿特麗思在肯塔姆家族內部的會議上,提出一個讓家族高層感到可行性很大的辦法

    “用錢買回來嗎?”肯塔姆侯爵低聲喃喃了一句,就再沒有說話,這位在外面風評還算不錯的肯塔姆家掌舵人,神情平靜沉著至近乎冷酷,

    “開玩笑吧,這真的可能嗎?”有人發出嘲弄的笑聲

    “為什么不可能,當初帝國就是花了一百萬帝國金從教宗普達米婭手中將埃羅王都買下來的,那么我們再花錢買回來為什么不能“阿特麗思美麗的臉上越發堅定,雙手按在桌子上,平添了幾分氣勢,斬釘截鐵的大聲說道“而且我相信我肯塔姆家雖然不算有錢,但好歹也是南方三大諸侯家族之一,而且多年來與北方有著極為密切的商貿走私,家族財富不敢說有一千萬,四五百萬還是有的,用四五百萬買一個埃羅皇帝,怎么看都是值得”

    “好吧,就算你的辦法可行,但是你又怎么才有機會見到帝國高層呢”

    受到阿特麗思氣勢上的壓制,那名發出嘲弄笑聲的中年人不得不收回笑容,正色說道“最大的問題,不是錢的問題,而是怎么才能夠有機會跟帝國高層接觸,否則這件事根本就沒法辦到,不是說我們肯拿出錢來,帝國就會賣給我們的,所以不要天真了,而且我個人認為,財大氣粗的帝國并不缺那點錢,我們在帝國面前提出買回埃羅王都,只能是自取其辱”

    “我會自己想辦法的!”

    阿特麗思神色堅毅的轉身離開,帝國在埃羅北部頻頻調動兵力,帝國在埃羅北部部隊原先就有三萬人,而且陸續從教團國方向調來的部隊五萬人,足足八萬人的大軍,明顯已經有了對南方下手的心思,,肯塔姆家與艾特蒙山打交道也有數十年,現在艾特蒙山已經投靠帝國,阿特麗思相信自己拿出的誠意,那份關于南方諸侯與亞丁人聯手的秘報,一定會引起帝國高層的注意,果然對方傳來了消息,能夠隨手就將帝國軍務大臣胡科奇力行蹤拋出來當誘餌的人,就算不是胡科奇力那種級別的,也相差不遠了!

    “小姐,艾特蒙山答復可以安排帝國高層會面的請求了,但是在此之前,艾特蒙山需要知道小姐為什么要一定跟帝國高層會面”一天后,侍從官急匆匆推開阿特麗思的房門,帶回來的消息,讓正在看著從南方送來的一份報告的特麗思呼吸微微停頓

    “告訴艾特蒙山,我會親自去解釋的”阿特麗思豁然從座位上站起身,激動的深吸了一口氣,自己異想天開的計劃真的能成功嗎?正如那位族中長輩所說,帝國富甲整個歐巴羅大陸,怎么可能缺那么點錢,真正讓阿特麗思有底氣的,自然是其他東西

    清晨時分,街頭的酒樓,非常講究,寬敞開闊如小廳堂,滿鋪繡的地氈,一名黑發青年悠然自得安坐其中一張靠椅上,手捧一杯熱騰騰的茶杯,看見走進大門的阿特麗思,饒有興趣的笑道“我很好奇,阿特麗思小姐為什么如此有自信能夠說服帝國高層?你的那個購買計劃我看了,有點意思,如果我是帝國高層,沒準也會心動,能夠想到用錢將埃羅王都買回去,這種事。。。哈哈,你絕對是我見過最有想法的一個,看來你對埃羅南方諸侯們的抵抗不看好啊“

    “閣下是艾特蒙山的人?”阿特麗思目光在對方那張明顯中比亞人特點的臉上停了一下,略顯錯愕,沒想到艾特蒙山會安排一名中比亞人接待自己

    “我不是艾特蒙山的人,如果要說,算是帝國軍方的,其實本來應該是其他人來的,只是小姐的那份計劃讓我很意外,所以決定過來看一看”黑發青年嘴角笑道,神色間一閃而過的霸氣,透露出一股讓人呼吸急促的壓力來

    “帝國軍方!”

    阿特麗思的胸口起伏了一下,如果說她的計劃中最大的阻礙會來自哪里,一定是帝國軍方,私下買回埃羅王都,對于埃羅北部的帝國八萬重兵來說,可以說是赤裸裸的侮辱,帝國軍人戰無不勝,結果卻是被人用錢買走了埃羅王都。。。。。

    “你既然想要拿回埃羅王都,沒有帝國軍方點頭,你覺得可能嗎?所以艾特蒙山不敢來,我來了”黑發青年眼睛微瞇,寒光逼人

    “那帝國軍方。。。。。。”阿特麗思俏臉微微發白,知道對方是不可能同意的,但還是內心抱有一絲僥幸

    “不同意,帝國不可能將埃羅王都賣給肯塔姆家”黑發青年端起手中的茶杯輕輕茗了一口,

    “果然,是我太奢望了”阿特麗思嬌軀微顫了一下,有些失魂落魄

    “帝國只會講埃羅王都賣給埃羅皇帝,比如說,肯塔姆家如果成為埃羅王室的話”黑發青年放下茶杯,擺了一下手,繼續說道“帝國征服埃羅南方只是時間問題,而此次南方部分諸侯與亞丁人聯手在南方設下殺局,那么帝國同意跟能跟肯塔姆家族聯手,如果帝國宣布肯塔姆家是埃羅王室,那么肯塔姆家就是!帝國可以將埃羅王都歸還給埃羅王室,但實際控制權依然在帝國手中,這是最基本的條件,不能有任何動搖!”

    “肯塔姆家成為王室嗎“阿特麗思眼睛猛地鼓大,就算是她,此刻也覺得自己無法說出話來,

    ,埃羅皇帝只是虛名,沒有絲毫實際意義,肯塔姆家族愿意花錢買回埃羅王都,可是并不代表,帝國就必須將埃羅王都的控制權交給肯塔姆家,以虛名換虛名,帝國并沒有任何損失,反而白白可以得到一筆財富入賬,而埃羅南部地區貧瘠,氣候異常,帝國對埃羅南方本來就的興趣不大,這時候,如果說選一個帝國的代管者,肯塔姆家無疑就相當合適

    。
和记娱乐手机客户端 遵义县| 垦利县| 信丰县| 邹平县| 涟源市| 涿鹿县| 都兰县| 铜梁县| 勐海县| 龙游县| 开封县| 宁波市| 彩票| 平度市| 石渠县| 如皋市| 东莞市| 乌拉特前旗| 鄯善县| 油尖旺区| 赞皇县| 淮南市| 潍坊市| 冕宁县| 五指山市| 阳城县| 平罗县| 合作市| 弥勒县| 武安市| 枣庄市| 罗定市| 木兰县| 潞城市| 苗栗市| 临沧市| 太白县| 潼南县| 砀山县| 乌鲁木齐县| 连南| 沁源县| 义乌市| 溧阳市| 西华县| 建昌县| 石狮市| 中牟县| 曲阜市| 顺平县| 海丰县| 阜新市| 定襄县| 林州市| 香格里拉县| 兴宁市| 江北区| 施甸县| 成安县| 吉木乃县| 山丹县| 孝义市| 遵义县| 柘荣县| 扶沟县| 信丰县| 绍兴市| 陇南市| 九龙县| 成武县| 桂林市| 铁岭县| 监利县| 罗定市| 张家港市| 莲花县| 厦门市| 广河县| 龙海市| 玛纳斯县| 南充市| 开阳县| 张家港市| 黑龙江省| 鸡西市| 泰安市| 凌云县| 城步| 磐石市| 长汀县| 南丰县| 中卫市| 九龙城区| 东阳市| 沧源| 德化县| 丹江口市| 永城市| 望谟县| 抚宁县| 岳阳县| 湖州市| 基隆市| 周至县| 连山| 嘉祥县| 同仁县| 友谊县| 江华| 克什克腾旗| 定边县| 会宁县| 德江县| 庄河市| 嫩江县| 黑水县| 西乌珠穆沁旗| 乐清市| 通化市| 皋兰县| 浑源县| 合川市| 肃南| 阿克| 嵊泗县| 晋州市| 炉霍县| 台山市| 河源市| 车致| 铜陵市| 汾阳市| 米林县| 黎城县| 崇义县| 启东市| 金寨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