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高魔地球 > 第一千九百二十四章 變種人在地獄
    這樣說當然沒問題,雖然有這樣那樣就連拉妮娜自己都搞不明白的地方,但這個魔法陣將靈魂送到的另一個空間里,的確有著濃郁的死亡氣息。

    她賭上自己貝努鳥的尊嚴!

    而與死亡有關的地方。。不管叫冥界還是地獄什么的,就都沒問題吧。

    當然,魔法陣的最原始版本問題很多,比如說靈魂在另一個空間停留的時間很短,遠遠比想象的短得多,最多沒有超過三分鐘,現在能夠停留的更久,還是拉妮娜利用自己貝努鳥的血脈強化了它。

    除此之外,肯與山美惠子也出了不少力,可以說為了修改這個魔法陣,三人幾乎用上了自己的畢生所學。

    還順帶著有起源會議其他人出手幫助,這才有了現在這個危險性很低的魔法陣。

    但即便危險已經被降到了最低,拉妮娜也仍然不放心。

    因為這終究是魔法,不確定性太大了。

    科技也有很強的不確定性,實驗中也時有意外發生,意外本身就是無法避免的,但科技領域講究的是邏輯,它們的邏輯性很強,意外出現的頻率也就更低,通過邏輯推斷,可以有效的避免一些將會出現的問題。

    但是魔法不同,它本身就是一個很無序的存在,就算是學習,也不過是單純的學會使用而非解讀原理,所以它可能出現的意外更多。

    不外乎拉妮娜不擔心。

    當然,并不是每一次使用這個魔法陣她都會像現在這樣牽腸掛肚碎碎念,因為如果只是給一個中世紀國王展示,那么她一丁點的關心都不會用。

    那國王死了就死了,

    雖然麻煩一些,但大不了換一個,所以拉妮娜一點也不擔心。

    但是變種人世界。。

    這個世界的水可是深的很,不是那些不知所云的中世紀小國王能夠比擬的,如果真出現什么問題,鬼知道會有什么連鎖反應。

    魔法陣被拿到這世界難免出現某種不知名的異變,所以在羅根進入魔法陣后,拉妮娜幾乎是一刻不停的盯著它。

    能夠做出有力的證明最好,如果不能。。也不能讓羅根出事。

    。。。

    羅根感覺自己的腦袋有那么一瞬間的眩暈。

    常年在戰場上廝殺的機敏讓他在一個瞬間就重新清醒過來,他緩緩腦袋,瞪著兇悍的目光望向四周。

    。。這是哪?

    羅根感覺自己的腦袋還是有些昏昏沉沉的。

    再生因子讓他不畏懼受傷,甚至長生不死,但唯一無法免疫的就是來自精神層面的傷害和壓制。

    是真正意義上的精神傷害,而不是被念動力把腦袋里面攪成一團漿糊什么的。

    即便是攪成了漿糊,羅根也仍然可以重新痊愈恢復,但是失去的記憶和思維恐怕就需要緩和很長時間了。

    所以他才會失憶幾年甚至十幾年之久。

    現在羅根就懷疑自己的思維再次出現了混亂,因為他眼前的一切,他看什么東西都是一片昏黃的。

    “這個該死的小**。”

    羅根懷疑是拉妮娜在搞鬼,他惡狠狠的抱怨了一句。

    他的眼睛肯定不會出現問題,不管出現什么傷勢,疾病,再生因子都會讓他瞬間痊愈過來。

    所以既然不是眼睛的問題,那就一定是有人在搞他的腦子,他最討厭別人對他的腦子做什么事情了,第二討厭的就是有人對他的骨骼做些奇怪的事情。。比如某個場面人。

    在腦袋中惡狠狠的咒罵著,羅根再次望向四周。

    還是灰蒙蒙的一片,有些泛黃,仿佛老照片中的那種顏色一樣,帶著一種懷舊和莫名的傷感。

    某種無形的風吹過,讓四周變得愈加陰冷,那是一種直入心底的森冷,讓人不寒而栗的涼意。

    羅根的咒罵戛然而止。

    因為他發覺似乎拉妮娜并沒有在自己的腦袋里面搞什么鬼,而是的確他的眼睛出現了問題。

    不。。是周圍的一切,周圍的世界,本來就是個這個顏色。

    泛著黃色的世界。

    所以,是地獄?

    羅根不愧是見多識廣的家伙,不僅經歷過四次戰爭,還拯救了無數世界,經歷過末日未來和古老的神靈交戰,四周這詭異的情況對他來說簡直就是小場面。

    雖然他也摸不清頭腦,但也沒有任何驚慌。

    所以這里肯定是地獄吧。

    發覺周圍的異常情況之后,羅根很快就聯想到了前因后果,既然那個魔法陣還是什么的詭異東西說是可以把自己送到地獄,那么現在這種詭異的情況,說不定就是來到了地獄才出現的。

    想到這里,羅根雙手一握,鋒利的骨爪順著指節的縫隙流淌出來,雖然拉妮娜說這里的攻擊是無效的,無論是攻擊或者被攻擊,都會在一瞬間離開這個世界,但羅根還是更加相信自己的雙手。

    感受著骨爪在生長的過程中他的骨骼和肌肉在不斷地破損痊愈,他的心變得愈加平靜。

    只要他的能力還在,他就所向無敵。

    因為一個生物連死亡都無法阻止,那么還有什么能夠阻止他。

    羅根仔細觀察著四周的情況。

    他在一個荒蕪廢墟的公路上。

    或者說是一個臨近城市的公路。

    之所他這樣斷定,那是因為他的周圍就是破損的汽車,碎裂的路面,坍塌的路牌和廣告牌子,以及。。一個躺在他腳下的路標。

    拉斯維加斯3號公路。

    竟然是這里。

    羅根習慣性的想要摸出一根雪茄,但卻摸了一個空,他立刻搜索了兩下,發現除了一身衣服,他好像什么都沒帶過來。

    “見鬼。”

    他嘟囔了一句。

    “這個旅途的開端可真不愉快。”

    沒有多少猶豫,在發覺四周并沒有顯著的危險后,羅根開始大步向前走去,他的步子邁得很大,步伐也很快,但卻沒有發出多少聲音。

    本身這里似乎就能夠吸收掉聲音一般是一個原因,另外的則是因為。。羅根的步伐是在無數的戰斗中磨練出來的。

    雖然他本身并不在意這些事情,戰斗風格就是一個字的莽,但他參與過的戰斗也實在是太多了,就算是一只豬,經過了百年的戰斗生涯,那也是一位戰豬。

    更何況是他。

    似乎幾個呼吸過后,羅根就已經離開了百米多的距離,但是相對這條公路而言,仍然只是一小部分而已。

    前路,似乎仍然漫漫無期。

    但是羅根那野獸般的直覺并沒有讓他感覺到的是,就在他出現在這里不久之后,一些與周圍顏色一般的怪物,便窸窸窣窣的出現在周圍的汽車后,碎裂的建筑墻壁后,它們隱藏在陰影里,躲藏在角落中。。不敢出現。

    而這樣的怪物,在他的周圍足足包圍了十幾只。

    但這只是滄海一粟。

    因為如果將鏡頭拉遠,就會看到,這條公路正在以羅根為中心,方圓百里的范圍之后全部都是這些怪物。

    密密麻麻的,近乎成千上萬。

    。。。

    羅根隨著看似在不斷趕路,但是他也是在不斷分析出有用的東西,比如說。。他正在感受自己身體的變化。

    而且他感覺到了,自己似乎不會疲倦。

    是的,再生因子讓他本來就不會疲憊,肌肉和骨骼的疲憊近乎為零,但是精神的疲憊卻是無法避免的。

    但即便無限接近于零,疲憊值也仍然存在,不過是恢復的很快而已。

    羅根對于自己的身體的掌控很細致,再生因子的存在可以讓他感受到自己每一分肌肉和骨骼的運動,而現在他的疲倦恢復度。。很不同尋常。

    就像他的精力被增加了一樣,羅根感覺自己好像有使不完的勁。

    而且這好像不是錯覺,而是實打實存在的。

    羅根微微蹙眉。

    其次,他感覺自己的感知并沒有以往那么敏銳了,或許是周圍太安靜了。。安靜到他竟然什么也聽不見,好似聲音這個概念在這其中根本不存在。

    羅根想要用力踩一腳地面,但是他擔心聲音會傳遞很遠,震耳欲聾,惹出一些不必要的麻煩,便暫時沒有這么做。

    如果一會麻煩真的來了。。那么他就順便試一試。

    空氣中飄著一股淡淡的硫磺味,很符合地獄的寫照,入眼所見,則是一片仿佛萬物枯萎的暗黃,總的來說,這片空間讓人很不舒服。

    羅根在心中默念記住,同時數著自己的心跳,他已經在這里停留超過至少十分鐘的時間了。

    但是這十分鐘來,他除了趕路就是在趕路,周圍也一直都是破損的公路,除此之外什么都沒看見。

    嗯,除了各種破損的汽車,廣告牌,以及路邊曾經的休息站和。。等等。

    羅根的腳步一頓,突然停在了一輛破損的汽車前。

    他終于意識到什么地方不對了。

    這汽車。。看上去可不像是七十年代的產物。

    羅根看著汽車內部的液晶屏幕,散落在座位上的手機殘骸,以及旁邊休息站附近的裝修和加油箱。

    這些東西。。看上去至少是二十一世紀之后的產物。

    怪不得他一時沒有發現。

    羅根經常穿梭時間,穿梭在不同的時間線當中,而且他本身就壽命漫長,無論是六十年代還是七十年代或者二十一世紀后,都經歷過。

    他可是從十九世紀貨到了二十一世紀的存在。。所以他的時間概念很淡泊,對于周圍很多習以為常的東西,也不會覺得奇怪。

    畢竟無論是大腦袋的電視還是液晶電視他都見過,所以他都不會覺得異常。。而且人們本來就會下意識的忽略習以為常的東西,對自己所熟悉的視而不見,無法發覺異樣。

    但他現在意識到了。

    大約聽了那么半分鐘的時間,羅根繼續抬腳向前。

    所以。。他這是又一次穿梭了時間線?

    他思考著,自己也不確定自己現在是什么情況,畢竟這里可能是所謂的地獄,但誰知道地獄到底是什么鬼樣子呢。

    正在思索著呢,羅根的腳步突然又是一停。

    直覺告訴他自己被什么東西盯上了,雖然他沒有聽見古怪的聲音,也沒有看見什么猙獰的敵人。。但是他的感覺不會出錯。

    這是他千百次即將死亡和已經死亡所換來的直感。

    停下腳步,雙腳站定,膝蓋微微彎曲,雙手的骨爪再次向外延伸的幾厘米,羅根用兇厲的目光盯著四周。

    有什么。。一定有什么東西。。

    廢墟,報廢的汽車,坍塌的廣告牌,墻壁。。入眼所見,一切都是荒涼的廢墟,但羅根仍然毫不遲疑,不為所動。

    大約是羅根堅定的表情讓那些東西意識到,面前這個人類是不會反悔心意的,它們已經被發現了,就算繼續躲藏下去,對方也不會放松警惕。

    所以在對峙了大約幾分鐘后,窸窸窣窣的聲音突然出現在四周的各個角落。

    羅根很輕不變,只有目光更加兇狠。

    下個瞬間,一些仿佛沒有毛的狼狗,亦或者大號的老鼠般的東西出現在四周,它們從報廢的汽車底盤爬出來,從陰影里竄出來,從各個角落中涌現出來。

    它們蹲在汽車上,墻壁上,報廢的各種建筑物上,密密麻麻的,短短幾分鐘的時間,就將羅根眼前能夠看到的一切都給占據了,數量至少數百。

    “。。這可真是一點怪物。”

    羅根嘀咕了一句。

    好吧,他承認,拉妮娜的確提醒過他地獄中有怪物,也只有怪物。。但可沒有說過是這么“少”的怪物。

    雖然羅根被包圍了起來,但他卻沒有驚慌。

    首先根據拉妮娜所說,他不會有危險,因為這群家伙真的要攻擊自己,那么瞬間他就會離開地獄,其次,就算拉妮娜所說是假,擁有不死之身的他,也不懼死亡。

    哪怕在這里廝殺上幾天幾夜,最后獲勝的也一定是他。

    所以羅根很冷靜的站在原地,甚至還有心情去觀察一下這些小怪物們。

    它們第一眼看上去像是沒毛的狗,但是仔細觀察,就會發現它們有著明顯的四肢區分以及頭顱,所以與其將其劃分為犬類,不如說是縮小的人類。

    就像那些被杜撰出來的侏儒地精之類怪物的,但是它們更瘦,更小,也更丑陋。

    。
和记娱乐手机客户端 蛟河市| 阿图什市| 开原市| 绵竹市| 高青县| 阜平县| 宝清县| 鄯善县| 芜湖市| 鄢陵县| 九江县| 宁强县| 十堰市| 霍邱县| 静海县| 乳源| 察隅县| 恩施市| 宁陕县| 东宁县| 报价| 莱芜市| 淮安市| 和硕县| 太保市| 平泉县| 望奎县| 当雄县| 马公市| 巩留县| 兰西县| 禄丰县| 丰台区| 巢湖市| 桐城市| 泰州市| 张家界市| 东海县| 蓝山县| 长子县| 和平区| 阿克| 理塘县| 普兰店市| 仲巴县| 宜阳县| 南漳县| 元氏县| 永靖县| 兴山县| 大荔县| 安新县| 项城市| 芒康县| 甘谷县| 中西区| 河北省| 鸡泽县| 星座| 桓仁| 阜南县| 龙游县| 内乡县| 江阴市| 文安县| 本溪| 米泉市| 轮台县| 万宁市| 德惠市| 万宁市| 齐齐哈尔市| 牡丹江市| 南靖县| 文山县| 横峰县| 温州市| 靖江市| 苍南县| 柯坪县| 安龙县| 澄江县| 苗栗县| 沁阳市| 涿鹿县| 海南省| 潢川县| 溆浦县| 巴东县| 和林格尔县| 武平县| 宜阳县| 靖宇县| 侯马市| 玉门市| 渝中区| 麻江县| 西林县| 灌云县| 丹阳市| 隆回县| 沈丘县| 达尔| 衡山县| 临潭县| 和田县| 厦门市| 日照市| 榆中县| 崇文区| 磐安县| 凤冈县| 鹤岗市| 商丘市| 仙游县| 龙门县| 陈巴尔虎旗| 龙江县| 泾阳县| 兰西县| 武定县| 黑水县| 洪江市| 双鸭山市| 保靖县| 宁明县| 台中县| 清徐县| 若羌县| 柞水县| 乃东县| 榆树市| 商南县| 龙泉市| 开平市| 霍林郭勒市| 芜湖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