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帶著農場混異界 > 第一百二十九章 研究
    反彈是一種十分特別的方式,你可以說他是用來防御的,也可以說他是用來攻擊的,但是他的最根本,其實還是用來防御,而安氏狼現在需要用的,就是防御,攻擊到是次要的,先保住自己的命,才能打敗敵人,殺死敵人,這就是趙海的想法。

    小蠻現在用的最好的術法,其實就是石甲術,不過自從他的身上長出了鱗片之后,他對于石甲術也并不是很上心了,趙海今天也是趁著這個機會,給小蠻提一個醒,小蠻不是陸龜,他不可能像陸龜那樣的用石甲術,陸龜那樣用石甲術,是完全的放棄防御,他也就是在靈土界這里,靈土界這里戰斗的時候,最多只有十二個時辰,在多了就不行了,要是在別的地方,他要是用這種方法,趙海就算是耗,也能把他給耗死。

    小蠻用石甲術,是要讓石甲術可以在最短的時間之內,出現在他需要保護的地方,這一點兒事實上小蠻已經可以做到了,他現在要做的就是強化這種能力,讓這種能力變得更強了,這才是最重要的,所以小蠻現在也在用石甲術,不過趙海希望他讓他的石甲術防御力變得更強,這樣才能成為小蠻的一種保命手段。

    他們又前向走了一個時辰左右,這才又遇到了一個對手,讓趙海感到意外的是,他們這一次遇到的對手,竟然又是一頭山羊,這頭山羊的個頭很大了,足有八米左右,甚至看起來,比安氏狼還要大一些,他的身上長著長毛,頭上的角不長,但是卻很尖。

    一看到趙海他們,那頭山羊馬上就沖了過來,頭一低,就用頭上的尖角,直向小蠻撞了過來,小蠻往旁邊的一跳,讓過了那山羊的攻擊,但是就在這個時候,同時一甩尾巴,直向那山羊攻了過去,但是讓小蠻他們都沒有想到的是,那山羊的身體旁邊,竟然出現了一面鐵盾,那面鐵盾一下就擋住了小蠻的攻擊。

    那盾是鐵的,不是石頭的,趙海知道,那盾是鐵元素組成的,要比石盾更加的結實,那山羊跟以前他們遇到過的那頭山羊是一樣,也是金系的,而且他還有了另一種術法,比之前的山羊更加的強了。

    但是趙海還是沒有準備出手,這頭山羊雖然很強,但依然不可能是小蠻的對手,所以趙海只是一臉的平靜,像這樣的戰斗,必須要交給小蠻他們,他們必須要學會面對各種各樣的對手,就像之前的陸龜一樣,他們發現拿那只陸龜沒有辦法,所以就放棄了,有的時候,學會放棄,也是一種成長。

    小蠻和安氏狼,與那山羊的戰斗還在繼續,那山羊一直在想要去撞小蠻,但是小蠻十分的靈活,所以他一直沒有成功,而他的防御力又十分的強,小蠻的幾次攻擊也沒有成功,所以他們雙方就僵在了那里。

    隨后安氏狼就加入了戰團,他用了吞噬術法,在小蠻攻擊那山羊的時候,把山羊的鐵盾給吸走了,隨后小蠻就打到了山羊,山羊受了傷,接著安氏狼和小蠻在攻擊那山羊就變得簡單了,很快那山羊就被小蠻和安氏狼給殺死了,而從頭到尾,那山羊也只用了兩種術法,一種是加持術法,就是在他的角上加持金屬術法,讓他的角變得更加的鋒利,而另一種卻是鐵盾術,除了這兩種術法之外,他在也沒有用過其它的術法。

    趙海把羊皮給收了起來,羊肉自然是讓小蠻和安氏狼吃了,至于說羊骨頭上的法陣,趙海也十分的簡單,直接就把鐵盾術給記下了,也就沒有什么了,不過山羊的角到是不錯的東西,趙海煉入到了自己人碎星刀里。

    在往碎星刀里煉羊角的時候,趙海這才發現,他現在往碎星刀里煉東西,好像變得更加的容易了,這讓趙海十分的開心,隨后等到小蠻和安氏狼吃好了東西,他們就找了一個地方休息去了。

    到了地方之后,趙海依然進行著自己的加持陣符推衍,小蠻和安氏狼卻是在休息,一切跟以前好像都沒有什么不同,事實上不管是生活也好,還是修真也罷,大多都是如此,無聊,重復,才是生活中的主旋律,也許有人喜歡刺激,想要把生活過的跟炮仗一樣,但是炮仗你偶爾聽聽還可以,一聽讓你聽炮仗的聲音,你會瘋掉的。

    等到他們回到了巨魔界的時候,小蠻和安氏狼就又開始升級了,趙海依然守著他們,他們現在還在海邊,安氏狼和小蠻都很喜歡海,趙海也就停在了這里,反正他們去那里都是一樣,在這里呆著也是挺好了。

    等到小蠻和安氏狼醒過來之后,他們就跑到海邊去練習術法去了,小蠻練的是石甲術,而安氏狼練習的是吞噬法陣里的反彈能力,他用的是海水來練習的,趙海看著他們兩個的樣子,到是放心了,他們這樣更好,趙海也就不用擔心他們了。

    趙海現在把自己所有的精力,全都用到了加持陣符的推衍上,他想要把加持陣符給完全的掌握,他不只是想要掌握加持陣符的主陣符,他還想要抓住加持陣符的那些分支的一些規律,這對于他掌握加持陣符的主陣符,是十分有用的。

    其實像趙海這樣研究法陣的,在修真界里并不是很多,修真其實是一種很唯心的過程,就像參悟,像去體會大道,這些全都是一種感覺,一種個人的感覺,感覺到了,那就什么都對了,感覺不到,那就什么都不對,而往往這種感覺,是沒有辦法形成文字的,就算是形成了文字,記下來的也就不在是當時的感覺了,這也是為什么一個師父教出來的弟子,他們學到的東西可能是一樣的,但是練出來的東西卻不一樣的原因。

    在學習法陣這方面,修真界的人,也是同樣如此,一般的修士用法陣,往往只要知道這種法陣有什么做用就行了,就好像一個人知道刀是用來切肉的一樣,他們不會去深入的研究那種法陣,就好像是一個人會用菜刀,但卻不會制做菜刀是一樣的,甚至都不會選刀。

    而那些真心研究法陣的,他們往往也用的是唯心的那一套,他們會去理解那種法陣的運行方式,然后在嘗試著在其中加入一些自己的東西,所以有的時候,明明是同一種法陣,但是不同的人布置出來,或是使用出來,效果卻是有很大的不同,那就是因為他們往里面加入了很多自己的東西。

    而趙海研究法陣,卻與他們不一樣,趙海研究法陣,往往是要把這個法陣給掰開了,揉碎了,把他從里到外,全都給分解開,然后在標上記號,然后在把他們組合在一起,看看都有什么樣的變化,然后在把這些變化全都記下來,這樣等到以后用的時候,就可以拿出來就用了,血殺宗的神機堂那里研究法陣,或是別的什么東西,也全都是一樣的做法,他們這樣的做法,在那些傳統的修士眼中,可能是有點離經叛道,覺得他們做的事情,有點兒太粗俗了,一點都不像修士應該做的事情,但是不可否認的是,這種方法讓血殺宗法陣之道,遠遠的強于其它的宗門或是勢力。

    在趙海看來,修真是一個唯心的過程,但是你要盡可能的去用唯物的方法去解讀,特別是像法陣啊,詛咒啊,煉器啊這類的東西,在趙海看來,這些東西就好像是科學研究,你最好還是把所有東西全都細化,然后一點一點的去研究比較好,而不是用幾句云山霧罩的話來忽悠人,只有這樣,才能讓修真界得到更大的發展。

    那修真界是不是就從此不在講什么唯心了呢?當然不是,對于大道的理解,每個人都是不同的,對于一種功法的參悟,每個人也都是不同的,所以在趙海看來,修真其實還是要講究唯心的,怎么說呢,唯心主義就像是高屋建瓴,而唯物理論,就好像下面子基石,只有這些基石的支撐,你才能真正把那些高屋建瓴的東西,變成自己的目標,并且還能實現自己的目標,這才是最重要的。

    趙海是血殺宗的一宗之主,血殺宗等于是他一手建立的,在血殺宗里,他有絕對的權威,正是因為如此,所以他可以在血殺宗里實現自己的想法,他想要干什么就干什么,他想怎么干就怎么干,所以血殺宗才有今天,要是到了別的大宗門你看看,那些宗門的宗主,有一些雖然強勢,卻也不可能在宗門里為所欲為,因為宗門里還有其它的勢力,他們永遠也不可能把一個宗門變成自己的一言堂,那太難了,甚至有一些宗門的宗主,他的上面還有太上長老壓著,下面甚至還有一個長老會在掣肘,所以他們就算是想要像血殺宗那里么也不可能。

    所以血殺宗能變得越來越強,血殺宗的法陣之道,遠遠的強于其它的宗門或是勢力,血殺宗多少次的危機,其實都是靠著法陣之道,這才渡過的,所以對于法陣趙海是十分重視的,之前他不太重視加持法陣,現在他發現了加持法陣的妙用,自然想要把加持法陣的血肉,皮骨,全都研究一下通透了,他這樣的研究方式,要是讓那些正統的修士看到,可能會不屑一顧,認為他弄的這些,實在是有失身份,或者認為他弄的這些,都是一些邪門歪道。

    但是趙海不這么認為,他認為自己走的路是對的,這條路不但可以幫到他自己,也可以幫到整個血殺宗,所以他會一直的走下去,那怕那條路很難走,他也會一直走下去,這就是一個修士的信念。

    。
快乐彩票平台怎么样 广丰县| 响水县| 肃宁县| 新邵县| 普宁市| 乌审旗| 怀仁县| 肃宁县| 五常市| 新蔡县| 建湖县| 彩票| 武安市| 舞钢市| 尉犁县| 鄂托克前旗| 阿鲁科尔沁旗| 阿城市| 沈丘县| 昌江| 鄄城县| 博兴县| 华容县| 那坡县| 玉屏| 光山县| 五大连池市| 祁门县| 新乐市| 绥江县| 晴隆县| 兴安盟| 托克逊县| 贵溪市| 巴马| 澄城县| 瓮安县| 西乌珠穆沁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