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我奪舍了魔皇 > 301.各取所需,公平交易
    陳洛陽在選中第一個光點后,又索性接著選了第二個。

    但還沒等第二個光點形成“果實”,他腦海中就“轟”的一聲響。

    第一個光點所形成的“果實”極為沉重,讓整株創命神樹甚至都微微搖晃。

    那沉甸甸的感覺直接反應在陳洛陽腦海中,感覺就仿佛后腦勺上被人敲了一棒子,眼前發黑,險些暈倒。

    從這枚“果實”里傳出的聲音和氣息,都極為強橫,甚至讓陳洛陽有不堪重負的感覺。

    神州浩土,現實世界里,他手中竹簡模樣的神秘符詔,也輕輕震動。

    陳洛陽費盡心思,才穩住神兒。

    但他甚至顧不上管第二個光點形成的全新“果實”,注意力全都集中到那枚格外沉重的“果實”上。

    定住神后,他立馬醒悟是怎么一回事。

    自己這次拉人,失算了。

    黑鏡“左眼”那邊,因為“星辰”大小對比分明,所以他特意回避了那些明顯體型較大的“星辰”,選目標從來都是在中等檔次里挑選。

    于是選到的燕明空、韓莓、趙日眠三人,都是武帝層次,他通過“左眼”招呼起來游刃有余。

    但“神樹”這邊,能看見的光點,外觀上沒有分別。

    找到什么人,真正是隨機的。

    當初還擔心來著,結果現在怕什么就來什么。

    自己這次拉來了一個頂尖大佬,存在感爆炸,讓他有不堪重負的感覺。

    雖然有神秘符詔,有創命神樹隔著,但仍然能感受到對方的恐怖。

    這恐怕還不是紅塵里一般的重量級人物。

    這神秘符詔按照黑鏡“右眼”里其他幾面鏡子主人的說法,可是源自魔尊之前的一任紅塵之主。

    或許因為時間久遠,又或者符詔不全,以至于其中力量有所失。

    也可能陳洛陽本人修為實力還有不足,不能盡數施展符詔力量。

    但即便如此,這神秘符詔眼下也極為強力。

    可是符詔所化的神樹竟然都有點控制不住眼前的人。

    當對方桀驁而又狂躁的聲音響起時,陳洛陽依稀有了不久前隔著黑棺,面對魔宮宮主的感覺。

    眼前這貨,很可能是跟魔宮宮主、小西天方丈、楚皇、古神教教主一個級別的紅塵超級巨頭。

    這樣的人一共就有限的那么些個。

    自己是要運氣多壞,才能在密如繁星的光點里,挑出來這么一號人?

    陳洛陽此刻腦海里第一反應是,把對方扔回去。

    這號人物在找到妥善的應對辦法前,還是不打交道為妙。

    但此刻,這枚沉重的“果實”,幾乎將神樹上一根樹枝壓彎了腰。

    這極為沉重的感覺,叫化身神樹的陳洛陽神魂,難以自如操縱神樹這根樹枝。

    一時間竟然無法把對方扔回去。

    只能硬著頭皮上了……

    陳洛陽深吸口氣,迫使自己冷靜。

    值得高興的是,自己早早預留了小號在外面,可以先行試探對方,并且形成一個緩沖帶。

    “晚輩跟前輩一樣,都是這里的客人。”陳洛陽化身而成的“梧桐”,在另外一邊的“果實”里出聲說道。

    結果,那第二枚“果實”里的聲音嗤之以鼻:“我又沒問你,一看就知道你跟我一樣,是被人帶來這里,我問的是,誰在這里裝神弄鬼?”

    這后半句話,是沖著神樹的樹干說道。

    澎湃的氣息,讓參天巨樹上無數枝葉,都一起搖晃震顫,仿佛面臨狂風。

    遮天蔽日的巨樹,整體仿佛都晃動起來。

    陳洛陽沉住氣,化身“梧桐”說道:“晚輩確實不是此地主人,不過不是第一次來,所以對這里的了解,多少有一點。”

    話說到一半,他就感覺從那第二枚“果實”里,仿佛有一道灼熱的目光,筆直落到自己身上。

    兩枚“果實”外圍的光暈,似乎完全無法影響對方視線。

    陳洛陽心頭微跳。

    從扮演“梧桐”以來,他就一直假造了一個高瘦青年的外觀模樣。

    哪怕先前李故城的修為實力完全沒可能看破包圍“果實”的光輝。

    現在這份謹慎發揮了作用,在眼前這個猛人的視角下,他應該仍然是高瘦青年的模樣。

    但是,如果對方能徹底看透創命神樹的力量禁制,那就有可能看破他陳洛陽的偽裝,看到他真實樣貌。

    這是今天第一重考驗。

    不過看樣子,創命神樹通過了考驗。

    對方開口言道:“你這瘦竹竿,知道什么,速速道來。”

    “梧桐”聲音平穩:“還請前輩見諒,此地主人定下的規矩,在這‘樹屋’的一切,都必須遵從公平交易,各取所需的原則,包括交換消息情報在內也是一樣。

    對晚輩這樣早到的人來說,給新來的人介紹此地情況,便是一個獲取利益的機會,所以還請前輩不要見怪。

    以后再有新人來,你也可以采用相同的辦法。”

    眼下這位大佬,明顯跟李故城不是一個檔次的存在。

    但陳洛陽扮演的“梧桐”并沒有見人下菜,欺軟怕硬的表現。

    他知道這有可能觸怒對方,可是不得不為之。

    必須要從始至終,每時每刻,都奠定此地主人的威信,方才更有希望穩住對方。

    “梧桐”表現的底氣十足,底氣自然不是源于其自身,而是源于“樹屋”的主人。

    仿佛只要在“樹屋”這一畝三分地上,除了此地主人外,便無需忌憚任何人。

    只有此地主人定下的規矩,才是必須要遵守的規矩。

    每個人都要遵守的規矩。

    從一開始,這口氣就必須要撐住,絕不能有任何心虛的表現。

    至于說,真要激怒了對方,這時就體現出馬甲小號的寶貴作用了,陳洛陽作為此地主人,仍有斡旋的余地。

    不過,出乎意料,那個聽起來強橫狂躁的聲音,并沒有進一步發怒,反而很贊賞的說道:“公平交易,各取所需?不錯,很合理。”

    陳洛陽聞言,略松一口氣。

    對方大啦啦的說道:“我先問了,此地主人是誰,找我們來干什么?”

    陳洛陽扮做“梧桐”答道:“這里的主人,是尊先生,邀請我們來這‘樹屋’做客,是有事情讓我們辦,作為回報,也會給我們一些報酬。

    同時,他為我們提供了一個隱蔽的交流平臺,讓我們各取所需,在這里大家的身份都是保密的,誰也不知道對方是誰,所以沒有互害的必要。”

    “還有什么可保密的?”對方嗤笑:“我看你們的長相,都看得清清楚楚。”

    陳洛陽深吸一口氣,知道這是對尊先生和創命神樹能力的一次質疑。

    要進行這第一次危機公關,自己說不得要冒點風險。

    他扮做“梧桐”徐徐說道:“您看見的模樣,未必是我們真實的模樣,假如,我們懇請尊先生幫忙掩飾的話。”

    一邊說著,他暗中控制創命神樹,變化“梧桐”的模樣。

    于是,一個高瘦青年,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化成一個矮胖子。

    那第二枚“果實”里的人明顯一怔,笑聲略微收斂。

    而他落在“梧桐”身上的視線,越發灼熱。

    陳洛陽屏息凝神。

    希望創命神樹能撐住。

    對方之前多少還有點隨意。

    但現在無疑認真起來。

    不過,半晌后,那聲音的主人問道:“瘦竹竿變了矮冬瓜,哪個是你真實的相貌?”

    陳洛陽聞言松一口氣:“前輩,這是新的問題了。”

    “嘿嘿,有幾分意思,我喜歡。”那枚“果實”里的人影環顧四周:“這故弄玄虛的毛病,有點像青牛那老牛鼻子,還有先天宮那個倒插門的老不修,嗯,對了,還有黑水絕宮里那個故作神秘的家伙,不過他們三個應該都沒有這等手段吧,莫非是借助某種秘寶才營造出來的結果嗎?”

    此人自言自語的同時,陳洛陽也在試圖打量對方模樣。

    可惜,這次輪到他看不清對方相貌了,只能依稀辨別,是個身材高大的男子,聽聲音比較年輕,但難以判斷真實年齡。

    “輪到前輩答晚輩的問題了。”他不動聲色的說道。

    對方不在意的說道:“很公平,你問吧,我既然聽了你的答案,就也會答你的問題。”

    陳洛陽扮做“梧桐”問道:“您手頭有沒有菩提枯?如果有的話,晚輩想要跟您交換,如果沒有,您知不知道能在哪里尋到這菩提枯?”

    佛門舍利子克制魔佛一脈。

    而異寶菩提枯,則在很大程度上克制佛門正宗。

    小西天對頭不少,陳洛陽提這個問題,不用擔心別人懷疑到自己身上。

    “巧了,這玩意,我就有。”對方笑道。

    “梧桐”便即說道:“剛才晚輩回答您的答案,肯定不夠價格換前輩的菩提枯,不知前輩還有什么想知道的事,或者想要的東西,晚輩盡力籌集。”

    那人便問道:“好,你告訴我,嫣嫣在哪兒?”

    陳洛陽暗自皺眉:“敢問前輩,嫣嫣是指?”

    “當然是我娘子了。”對方答道。

    “這個恕晚輩不知,還請前輩換個條件,晚輩盡力…………”

    “不換,我只想知道嫣嫣在哪里。”

    陳洛陽扮做的“梧桐”說道:“晚輩確實不知,無法滿足前輩的要求,這菩提枯就此作罷,不敢再提。”

    然而……

    “作罷什么?”對方理所當然的說道:“我給你菩提枯,你告訴我嫣嫣在哪里,我們各取所需,公平交易,道理不就是這樣嗎?”

    八月飛鷹說

    PS:更新晚了,大家見諒,這是七號的保底第一更,接下來還有更新。
和记娱乐手机客户端 稻城县| 黑龙江省| 哈巴河县| 广南县| 泾川县| 洪泽县| 中阳县| 介休市| 东丰县| 沙雅县| 东港市| 邢台市| 封开县| 忻州市| 城固县| 潞西市| 峡江县| 棋牌| 马尔康县| 临洮县| 梁山县| 宝山区| 威宁| 壤塘县| 河北区| 广州市| 湖北省| 肇源县| 芮城县| 普兰店市| 祁门县| 宜黄县| 莱州市| 弥渡县| 无极县| 福鼎市| 瑞昌市| 安福县| 个旧市| 报价| 星子县| 永川市| 贵南县| 宽城| 吐鲁番市| 菏泽市| 方正县| 图木舒克市| 花垣县| 连云港市| 孟州市| 万盛区| 綦江县| 博罗县| 进贤县| 大竹县| 柯坪县| 营山县| 邹平县| 当阳市| 公安县| 南丰县| 天水市| 陇南市| 宁海县| 滨海县| 龙岩市| 日喀则市| 林甸县| 万安县| 宁蒗| 容城县| 怀安县| 内江市| 泰州市| 丰镇市| 昌江| 佛学| 阿坝| 开封市| 富阳市| 那坡县| 清原| 铜陵市| 即墨市| 梁河县| 南陵县| 余姚市| 镇原县| 津南区| 津南区| 新乡县| 永年县| 玛多县| 翁牛特旗| 南通市| 金川县| 常熟市| 平罗县| 恩平市| 桐柏县| 清水县| 赤壁市| 祁阳县| 湘潭市| 武宁县| 江安县| 宝丰县| 时尚| 淮北市| 娄底市| 内丘县| 辰溪县| 临泉县| 华池县| 安西县| 新乡县| 自治县| 林口县| 山丹县| 雅江县| 香格里拉县| 依安县| 稷山县| 江孜县| 额敏县| 奈曼旗| 巴青县| 莆田市| 福清市| 尼勒克县| 湟源县| 辽宁省| 宁安市| 鄯善县| 永新县| 石狮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