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地球的倒計時 > 第二百四十四章 失算
    準確的來講,是它的脖頸被抹消掉了,而不是一種切斷的方式,頭顱飛了出去,身子應聲而倒,那些剛剛還捆縛住三人的藤蔓,也仿佛失去了力量,松開了星甸三人。

    陳時從伽馬戰衣的擬形狀態退出,跳下山洞,發現滾落到了腐爛的樹葉上的頭顱,竟然還睜著眼睛盯著他。

    “陳,你原來躲在旁邊嗎?是怎么辦到的?我還真沒發現。”

    明明只剩下了一個頭顱,但是幕支還能開口說話,其詭異的一幕讓陳時一陣心驚。

    “你……這樣都不死?”

    陳時不敢置信。

    “我不是說過了嗎?我找到了永生不死的方法,既然拿了我的妻子和女兒做實驗,你認為我會不拿自己做實驗嗎?”

    “你可真是夠狠啊。”陳時瞇著眼睛,卻并沒靠近過去。

    “可我失算了……你猜到了那個聯絡遺物的作用?所以反而故意這么引我過來?”

    “沒錯,從你找到我的那兩個同伴開始,卻沒有抓到其它人時,我就大致明白你給的遺物可以確定方位。要想救下我的兩個同伴很容易,可要對付你就不是那么容易了,如果你這次不上當,那也無所謂,另外想辦法就是了,但你要是稍微大意了一點,就是現如今這個局面了。”

    陳時慢慢說道。

    “是啊,我大意了,我對你的不了解是我這次失敗的根本原因,來吧,給我最后一擊,就用你剛才的攻擊。”

    幕支的頭顱嘴角露出一絲笑容。

    陳時不僅沒去靠近,反自又后退了幾步,警惕地盯著幕支的頭顱。

    “爸爸。”

    “陳。”

    少女、星甸、冰余跳了下來。

    “都別靠近過去。”

    陳時伸手攔住了星甸三人,說著,他凝視幕支的頭顱:“你不是想永生不死嗎?這么快就屈服了?”

    “我不屈服也沒辦法啊,陳,你難道想饒了我?我看你不像對永生不死有興趣的樣子。”

    不是沒有興趣,而是陳時……開玩笑,要是永生不死會變成一堆爛泥,他寧愿死了。

    “告訴我,你的女兒怎么辦?”

    陳時沉默了片刻。

    “毫無希望。”

    幕支頭顱的眼睛漸漸轉向天空:“只有我才能配算藥物,沒了我的藥物支持,小菊會一直保持那個狀態,當然,前提是你要給它喂點吃的。”

    “藥物要怎么配算?”

    陳時打斷它的話。

    幕支笑了:“不是我不想告訴你,這其中的學習,你至少要耗費幾個月的時間才可能學會,你現在只有兩個選擇,一個是讓我恢復,我自然會讓小菊重新復原。第二則是放棄小菊,同時也殺了我。”

    它淡淡地笑著:“快下決定吧,你只有一會兒的時間了,我沒了身體,支撐不住太久。”

    星甸和冰余聽得面面相覷,盡管沒搞懂這是怎么回事,也知道這家伙居然拿自己的女兒的性命來威脅一個外人?

    還有比這個更滑稽的事情嗎?

    “你把選擇權交給我?是篤定了你能拿你的女兒來威脅我?”

    陳時面無表情。

    “哦,看來威脅不到你呢,也沒關系。”

    幕支很淡定,“來,下手吧。”

    陳時深深地看了它一眼,這家伙,明顯之前很固執和狂熱的追求永生不死,按理來說,應該是一個極度怕死的人才對,而現如今的表現,卻一副并不怎么在意死亡的意思,怎么看都很別扭。

    可是陳時沒有好奇心去追究,甚至連靠近幕支頭顱的想法都沒有,幕支一招敗在信息不對稱上面,他又何嘗不擔心這一點。

    由于遺跡和遺物的存在,這些冒險家可不像“新族人”那么好對付,而幕支頭斷不死的狀況,更是容不得陳時不小心謹慎。

    “女兒……”

    陳時左手搭在少女的頭頂,“把它殺了……”

    話一出口,他又覺得這話太過血腥,對一個女孩這么說并不妥當,改口道:“是把它的腦袋捏碎。”

    隔著十來米的距離,也就少女可以憑空把幕支的頭顱捏碎了。

    少女點點頭,伸出了自己的手掌,緩慢地捏動手心,落在地上的頭顱仿佛受到了一股無形的壓力,咔擦作響當中,顱骨首先開始支撐不住,迅速地裂開。

    “陳……我們還會再見面的。”

    幕支一絲笑容過后,頭顱整個爆裂開來。

    而奇怪的是,幕支的頭顱不論是從脖頸斷開,還是此刻被無形之力捏爆,都沒一點的血液灑落出來,卻是一灘漆黑色的爛泥,仿若構成它身軀的并非血肉,而是一股已經無法形容的不明物。

    “還會再見面?難道這樣了還能復活?”

    陳時不禁想起了巴黎之戰中的場景,幕支這家伙的不死能力,不會是利用了“神骸”吧?

    不對,如果幕支的不死能力是融合了“神骸”,那就不是躺在地上無奈等死了,早就重新復原。相比融合了“神骸”的例子,幕支的不死能力那就太廢了。

    可不管如何,腦袋掉了還可以存活說話,本身也足以可怖了。

    等幕支的腦袋徹底化作了一灘黑泥,陳時也不放心,讓少女繼續攻擊了一陣子,這才走過去,使用右手把散落一地的黑泥抹消掉,再不存在世間。

    縱然是“神骸”,被直接從粒子層面抹消掉,固然能增殖恢復,可失去的一部分那也是永久失去了,不可能再回來。

    “走吧。”

    回到了山洞入口,陳時見那些藤蔓似乎失去了水分,竟然枯萎變干,從原本的兒臂粗細,萎縮成了筷子粗細,且表面還變得黢黑焦裂。

    對那些藤蔓,陳時毫無興趣,對幕支剩余的尸體,他倒是不能放過,任由落在這里。

    吩咐了幾聲,所有人都不去親自接觸那具尸體,而是由少女使用無形之力把尸體懸浮起來,這才往木屋的方向而去。

    回到木屋時,已是二十多分以后,但木屋的火堆還在燃燒,情形并無變化。

    而小女孩化作的爛肉,則被幕支保存在了一個陶罐之內,就放在了火堆之旁。

    陳時讓少女把幕支的尸體放在了地上,隨即又讓少女仔細搜索尸體上的物品,如果能夠找到所謂的遺物,那就太好了。

    可是任憑怎么搜索,也只能從尸體上找到那個環形的圓環。
和记娱乐手机客户端 忻州市| 高青县| 阿荣旗| 宜兴市| 莒南县| 天津市| 木里| 东乡县| 新蔡县| 招远市| 南郑县| 焦作市| 河津市| 广平县| 沂源县| 德江县| 太保市| 东兰县| 龙州县| 拉萨市| 双辽市| 虞城县| 沛县| 绥芬河市| 昭觉县| 资兴市| 浠水县| 高要市| 耒阳市| 那坡县| 宜黄县| 新田县| 罗江县| 上杭县| 错那县| 从化市| 海伦市| 陆川县| 南丹县| 长岭县| 汾阳市| 都江堰市| 花垣县| 那坡县| 泽库县| 于田县| 凤台县| 金溪县| 安国市| 闵行区| 德江县| 新河县| 新邵县| 巴东县| 泗水县| 高雄县| 嵊泗县| 平远县| 祁连县| 长岭县| 德格县| 英山县| 芒康县| 南开区| 大埔区| 荣成市| 库车县| 南宁市| 祁门县| 合阳县| 乌鲁木齐市| 榆中县| 西充县| 淳化县| 镇康县| 公安县| 韶山市| 镇坪县| 韶山市| 苗栗县| 宜都市| 天水市| 甘谷县| 精河县| 梧州市| 台州市| 鄂托克前旗| 万宁市| 凌海市| 定日县| 孝昌县| 精河县| 富源县| 延津县| 瓮安县| 呼伦贝尔市| 娄底市| 凭祥市| 建始县| 灌阳县| 漳浦县| 林口县| 龙南县| 滨州市| 治多县| 洪雅县| 太湖县| 曲周县| 肇州县| 溧水县| 杭锦旗| 吴堡县| 昌乐县| 葫芦岛市| 龙里县| 洪洞县| 繁昌县| 金乡县| 平顶山市| 永新县| 崇仁县| 广灵县| 五大连池市| 蛟河市| 汾西县| 师宗县| 昭平县| 荣昌县| 格尔木市| 洛宁县| 松阳县| 布尔津县| 白水县| 巍山| 许昌县| 揭西县| 东平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