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召喚夢魘 > 446 注定 3
    第五邪靈洞窟。

    林盛跟隨著罪龍母走進龍骸骨的大嘴。

    大嘴里又是一條深邃的通道。兩人一前一后走了十多分鐘,才抵達第二處新的地方。

    這里到處都散落著大小不一的骨頭。地面上還不時能看到有散落的黃色寶石,散發著淡淡柔和光芒。

    但除開這些,更讓林盛關注的,是這里并列擺放的一個個巨大棺材。

    “歡迎,來到龍墓。”前面的罪龍母緩緩轉過身,微笑著看著他。

    “龍墓?”林盛注視著那一座座至少有十多米長的巨型棺材,“也就是說,這里面沉睡的都是龍族?”

    “自然。不過這里沉睡的并不是他們的軀體。而是他們的意志。”罪龍母微笑回答。

    “我只是無意中進入這里,無意的打擾這里沉睡的意志。”林盛肅然道。

    他已經從這些棺材里散出的魂力氣息,就感應出了這地方和龍族關系匪淺。

    “別著急.....”罪龍母微笑起來。“能夠進入這里,本就是你的機遇。如果你能得到龍族先賢們的承認,那么你將獲得一次突破自身極限的機會。”

    “突破自身極限?”林盛心頭一凜。“難不成,是突破自身體格的極限?”

    “是的。只有突破體格,才有可能將自身提升到一個全種族也無法觸及的程度。”罪龍母平靜道。

    “每一位龍族都有資格接受考驗么?”林盛又問。

    “是的。每一位同族,一生中都能接受一次龍墓洗禮。”罪龍母簡潔回答。“當然,為了考核同族后輩們,龍墓還有著不同的分級獎勵程式。”

    “考核么?”林盛心頭了然。如果說一開始,他還懷疑自己是在邪靈洞窟遇到了麻煩。

    但現在,他能夠感知到,周圍巨大棺材里,正源源不斷的向外散發出濃郁的實質般威壓。

    “那么,祝你好運。”罪龍母緩緩退后,站到一邊。

    林盛獨自面對著這些巨大棺材,一共十三座棺材,似乎有著某種特殊的含義。

    時間靜靜流逝著。

    哧!

    忽然一座湖大棺材的縫隙中飛出一點透明藍光。

    藍光驟然化為一條上半身是龍,下半身是光霧的虛化存在。

    “提問:你的理想。”

    林盛面色不變,抬頭注視著這位虛化藍龍,對方就算只是靈魂狀態,也比他體型龐大了不少。

    “理想?在黑暗的世界里保證家人的安全。”林盛坦然回答。

    哧!!

    第二道龍影從棺材里飛射而出。

    這次是一頭通體艷紅色的龍魂,但背部還長有一根根尖銳修長骨刺。

    “提問:你的極限。”

    林盛一愣。

    “我的極限么.....”沉默了下,他搖頭。“我沒有極限。”

    這個回答不只是避重就輕了。不過林盛是實話實說,所以他也沒理會紅色龍影是什么意思。

    紅龍也只是皺了皺眉、

    很快第三道龍影飛射而出,是一頭純白色長著透明羽翼的冰龍。

    一道道或簡單,或刁鉆的問題,不斷從這些龍魂口中念出,

    林盛一一從容應付,回答的答案或許不能讓所有人滿意,但他的態度起碼不至于讓讓人產生惡感。

    隨著時間推移,漸漸的,龍魂們提出的問題開始需要細細思索才能繼續。

    “提問:如果要你殺死一個自己至關重要的存在,你會選哪一位?”

    一頭體態蒼老的灰棕色巨龍,平靜的說出自己的問題。

    “至關重要的存在?”林盛不由自主的聯想起自己的家人。

    “我會殺掉讓我殺人的人。”林盛面色平靜回答。

    “提問,隨心所欲和無法抑制的滿足欲望兩者極其相似,你如何分辨并掌控兩者?”一頭體態纖細尤婭的紫色長頸龍,靜靜扇動著背后的透明羽翼。

    “關鍵在于克制。”

    “提問:力量帶來破壞,帶來毀滅,也帶來守護,你是否認為世界上不應該存在力量壓制一切的高位生物?”

    “很抱歉,我沒見識過高位生物。”

    “提問:何為血脈?”

    “種族族群的延續,歷史的印記,命運的烙痕。”

    “提問:何為責任?”

    “不得不背負的義務。”

    “提問,何為王權?”

    “......”林盛忽然停頓下來,注視著眼前出現的這一位龍魂。

    他的周圍此時已經圍了不少的龍魂,但眼前這一位龍魂,依舊給了他頗為熟悉的感覺。

    因為這是一頭昏黃色,渾身表皮松弛的老巖龍。

    他目光平靜的注視著林盛。等待著他的回答。

    “王權....我非王者,這個問題不能回答。”林盛拒絕回答。

    “既然你非王者,那么你身上的王權水晶從哪來?”老龍眼含深意道。

    林盛忽然回想起那塊突兀出現在自己身上的,疑似龍晶的水晶。

    “那是一位長者相送。”他回答。

    老龍微微搖頭。

    “你使用它,它將是你的希望。”

    “什么意思?”林盛微微皺眉。

    老龍松弛的臉上浮現出一絲微笑。

    “你的命運和某些曾經消亡在命運中的存在相勾連了。”

    “命運既定論?”林盛皺眉,“我從不信命。”

    “不.....從來不會有什么注定的命運。我們每個生靈,每時每刻都是在創造屬于自己的命運。”老龍平靜道。

    “你只是在創造自己命運的同時,也在創造更多存在的命運。那會是嶄新的一切。也是你的責任。”

    林盛最討厭這種神神道道的腔調。

    什么命運,什么責任,什么安排注定之類,要都這樣,那大家都別努力了,回家洗洗躺好就能成就一切。

    “我做我想做的事。誰也別想控制我!”他眼神厲然,一字一頓道。

    “你會去的,這就是你的命。無法改變,早已安排好了一切的軌跡。”老龍搖頭。“除非....你將王權水晶交還給龍族...”

    噗!!

    林盛猛然一掌狠狠抓進老龍的胸膛。龐大的混亂魂力頃刻間沖進老龍魂體體內。

    “你什么都知道,那么現在呢?你知不知道自己馬上就會死?”他靠近一步神色冷酷道。

    老龍完全沒想到林盛會突然動手,他精純的魂體最為懼怕的就是這種混亂魂力,此時被林盛抓住,他渾身如同篩糠一樣劇烈顫抖起來。

    “放開它!”

    “卑微的兩腳蟲,放開銅羽!”

    “放肆!!制止它!!”

    周圍原本安靜的龍魂紛紛暴動起來。這不是他們安排好的局面!
和记娱乐手机客户端 湘阴县| 周口市| 彩票| 开远市| 金阳县| 大化| 济南市| 龙井市| 普格县| 遵义县| 溧阳市| 浙江省| 呼图壁县| 龙口市| 罗甸县| 安仁县| 雷州市| 泽州县| 庄河市| 阳曲县| 西平县| 宁津县| 岚皋县| 遂宁市| 万年县| 龙里县| 崇礼县| 开平市| 大悟县| 武义县| 临沭县| 德钦县| 綦江县| 遂昌县| 泰州市| 中阳县| 象山县| 永仁县| 藁城市| 平南县| 甘洛县| 龙泉市| 宁化县| 武安市| 镶黄旗| 虹口区| 十堰市| 武平县| 平潭县| 当阳市| 奇台县| 冀州市| 柳州市| 青海省| 泸定县| 东兰县| 河北区| 宝应县| 永康市| 桂林市| 登封市| 岢岚县| 鱼台县| 嘉定区| 买车| 泊头市| 丹棱县| 南昌市| 宽城| 崇明县| 翁牛特旗| 泽普县| 双辽市| 宣化县| 盐亭县| 康保县| 罗田县| 石景山区| 乐安县| 盐山县| 罗山县| 石门县| 内乡县| 昆山市| 青河县| 普兰县| 巩义市| 浑源县| 罗山县| 东城区| 武隆县| 湘潭县| 大同县| 长垣县| 自贡市| 寿宁县| 沈阳市| 曲水县| 枣庄市| 洛川县| 宁化县| 犍为县| 晋江市| 揭阳市| 开阳县| 区。| 乌苏市| 娄烦县| 延安市| 定西市| 华阴市| 绍兴县| 三都| 镇赉县| 新乐市| 长泰县| 西畴县| 隆德县| 大石桥市| 平湖市| 丰城市| 龙南县| 宣恩县| 建平县| 苗栗县| 洞头县| 米脂县| 嫩江县| 错那县| 泰州市| 乳山市| 永安市| 澜沧| 深泽县| 清流县| 景德镇市| 木兰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