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言情 > 兵器大師 > 第三百零一章 無生
    粘稠的鮮血順著石階蔓延下方,撲倒的尸體一側,液壓的聲音輕響,一支三趾機械腳掌嘭的蓋下,踩碎尸體、石階。

    噠噠噠噠噠……

    周圍空氣里,全是電機帶動的火神炮急速射擊的聲響,轉動的炮口隨機艙轉動,子彈狂風暴雨般入蜂擁而來的異界軍隊當中,盔甲、血肉撕爛,濺出大片的血色花朵。

    印有米國標志、安克雷頓公司標志的數臺機甲,或并行、或懸浮半空,不時發射出火箭彈,進行散射,轟炸對方密集的陣型。

    “未知能量的禁空領域還有殘存,無法做到長距離飛行,利用點火跳躍式前進,2號、3號機甲開路,5號待命!”

    “收到!”

    娜塔莉坐在駕駛艙內,沉默的聽完通訊器的對話,將通訊斷去,她并不屬于編隊行列,而所謂的五號機甲,一直待在后面,沒有裝備任何進攻武器,后背只有懸掛著一枚核彈頭。

    這是為另一個局面做的準備。

    巨石崩塌砸響,朝這邊滾落下來,懸浮的二號機甲忽然下墜,直接撞入人堆,機身兩側的手臂合攏,手肘關節處,有東西翻轉上來,呯的幾聲,合攏成了圓錐的形狀。

    反關節下肢強大動力推進之中,全是呯呯呯的撞擊聲,人的身體、盔甲、兵器碰撞上去,隨后拋飛翻滾起來,推進的二號機甲將沿途過去的異界軍陣硬生生推出一條路來。

    而原本就在地上的三號機,因為之前未知能量限制了射程的關系,在趕制中,安裝的是類似艦載機關炮的一種武器,此時開路中,肩甲打開、機艙左右下側裝甲閥打開,二十八毫米子彈狂暴的射出。

    跳躍前進中,兩條機炮手臂瘋狂的開火,壓制其他方向擁有祭祀團隊的軍陣,做為隊長的一號機、四號機,和娜塔莉的末日武裝,護送著五號運輸機甲,打開了推進器最大強度,從中間短暫出現的間隙里,朝著淺間神社沖上去。

    更多的異界軍陣沖過來,四號機甲里,一名黑人駕駛員大喊:“我擋住,快去!”看準時機,在隊友過去的一瞬,轉身一揮機械臂,打向神社鳥居(類似古代山門的牌坊)。

    轟然間,巨木建造的鳥居發出‘噼啪’的斷裂的聲響,朝下方沖來的異界士兵砸了下去。

    四號機沿著石階邊戰邊退,黑人駕駛員歇斯底里的吶喊:“來啊!你們這幫狗娘養的——”

    彈殼瘋狂的從機炮后側跳出。

    延綿不絕的突突突聲里,沖入神社的三臺機甲,已經能見到神社內龐大而混亂的場面了。

    “……杰登,我會讓全世界的人看到你的杰作,是如何拯救這個面臨毀滅的世界。”

    輕聲的呢喃里,娜塔莉打開了一個隱藏蓋子,按下了里面一個按鈕,熒屏的右上角,原本漆黑一片,變成了一幅攝像記錄的畫面。

    駕駛的機身隱蔽的暗角,正是一個攝像頭。這里原本是用來安放‘天堂之門’計劃的端口,可惜用不上了。

    隨著突入神社,前方的視野已經展開,呈在他們視野里的,是一群人,瘋狂的沖擊龐大的士兵群體,混亂而驚人的打斗拼殺,恐怖的聲音駭浪般連成一片,不斷有嘶喊、慘叫的異界人被打飛起來,劃過沖入進來的三臺機甲屏幕里。

    “我的上帝,他們是鐵打的嗎……”

    那是一群華國人,更無法理解這些人擁有著的力量到了何等的程度。

    娜塔莉微微張合嘴,短暫的忘記了剛才說的話,愣在了原地,此時記錄攝像的畫面,已經通過鏡頭化為數據,通過微弱的信號,傳去了米國安克雷頓公司總部。

    再借助衛星,向全世界輸送出去。

    *****

    意大利,梵蒂岡。

    黑色的洪流席卷了街道,大量的意大利士兵不斷增設防線,力圖將敵人困在那座光門十里的范圍。

    而梵蒂岡的戰斗卻是想成驚人的恐怖,無數涌的異界士兵沖擊神圣的大教堂,盔甲碰撞擁擠的對面,石階之上的是把守要道的圣騎士,這些精心挑選的能力者組成的隊伍,數量算不得龐大,但同樣擁有著極其強壯的身體,穿戴厚重的甲胄,揮舞著兵器的能力,意志堅定的迎上沖來的敵人。

    附近居住的信徒,在主教的指揮下堵住梵蒂岡任何可守的角落,高喊著“至公、至圣…..”的宣誓,用身體將沖來的洪流攔下。

    教宗揮灑圣水給予下面跪伏的圣騎賜言,這是他一生做過無數次的事情,亦如現在神圣莊嚴。

    隨后,有人過來低聲說了什么,他揮退了奮戰帶傷的圣騎士,獨自回到后面,看到鏈接外面情況的顯示器上,那是驚人心魄的畫面……

    “愿天主護佑你們。”他閉上眼睛,為其祈言。

    …….

    歐洲,陰沉的天色帶有雷鳴。

    大地火焰延燒,泛起了白色,腳步、坦克的履帶踏過了這片地方,朝下一個戰場趕去,半月以來的激烈碰撞,不管是入侵者還是聯合防御的各國部隊,損失都極為嚴重,還廝殺下去,已經拼的是最后的意志了。

    凌晨的夜空里,炮彈的光亮不停的發出呼嘯,落去遠方,天空中,也有各色的能量橫飛而來,巨大的爆炸在附近掩體、溝壑升起駭人的沖擊波,手持槍械的士兵搖搖晃晃地從戰友的尸體下站起來,就在他視野之外,鋼鐵的洪流卷動履帶與對方的騎兵沖殺成了一團。

    遠遠的,有醫護沖過來,將搖晃的戰士放入擔架,匆忙的離開。

    戰地后方,在晚風里搖曳的臨時指揮所,吶喊的聲音、謾罵的聲音、匯報的聲音夾雜在一起。

    “二戰的時候,我們丟棄了城市、丟棄了人民,但是我們依舊堅守到了最后,但今天這些外來的入侵者,我們絕不后撤一步!!!”

    不久之后,監控戰場的畫面陡然切斷,變成了信號微弱的一副景象。

    …….

    華國。

    東方旭隨著公孫止不斷奔波在其他光門出現的地方,看到監視畫面里的一幕,公孫止坐了下來,良久才開口,也只說了一句。

    “都是一群……真正的男人!”

    …….

    崇賓市,名叫白小魚的孩子坐在教室里,午休里,和同學觀看著電視,畫面一閃,他瞪大了眼睛,看到里面一道身影。

    高興的叫起來,指給周圍的同學看:“那個白頭發的,是我爸爸,他上電視了啊!”

    ……

    胖子坐在別墅客廳里,遠遠的看著對面的電視,看看著哭了起來。

    銅山鎮上,此時來了一批電視臺的記者,在鄉干部的帶領下,找到了正在田里忙活的夏建斌夫婦,畢竟,兒子成為一個地方的富翁,充滿了神秘,希望能挖到一些傳奇色彩。

    夏父看到遞到面前的話筒,看著對準而來的攝像機,他露出自豪、憨厚的笑容……

    北方首都。

    臨時安置島國、米國躲避災難的安置點,江瑜捧著木盤,一邊吹著滾燙的飯菜,一邊走進臨時板房里。

    推開門,酒井惠子和真悟坐在一臺電視機前,一動不動,目不轉睛的盯著電視畫面,對進來的女子都沒有察覺。

    江瑜走過去,隨后手中的托盤連帶飯菜咣當一聲落在了地上。

    “亦哥…..”

    一幅幅傳入的畫面……慢慢歸總于瞬間,所有的人在這一刻,看到了有這么一批人在那里做著力所能及的事。

    “夏亦——”

    畫面里,有聲音高亢的響起,人影躍入陽光,接住一桿兵器,帶著長長的冷芒,揮斬而下,穿透了盾陣,嘶叫的身影抱著盾牌炮彈般飛了出去。

    持戟的身影在那里,雙肩微微的顫抖。

    “哈哈哈哈…….”夏亦手握畫戟,胸腔起伏,陡然發出一段笑聲時,拔腿再次沖了上去,隨后便是“啊——”的怒吼。

    朝著前方涌來的盾衛,猛地斬下——

    沒有溫度的陽光里,密密麻麻的的士兵還在涌來。

    一語破春風說

    布置的差不多了,這卷很快就要收尾了。
和记娱乐手机客户端 汉阴县| 昌吉市| 大连市| 曲沃县| 安溪县| 永定县| 绥德县| 囊谦县| 辽宁省| 罗平县| 隆昌县| 安丘市| 中牟县| 茶陵县| 交城县| 夏津县| 温宿县| 扶风县| 中阳县| 习水县| 濉溪县| 郸城县| 湖口县| 二连浩特市| 大化| 大悟县| 紫金县| 兴安县| 临高县| 峨边| 安岳县| 新乡市| 青浦区| 曲水县| 汶上县| 黄大仙区| 通化市| 阿尔山市| 乌鲁木齐市| 太和县| 淅川县| 托克逊县| 英山县| 长沙市| 牡丹江市| 开封县| 西乌| 昭苏县| 启东市| 阳新县| 鄯善县| 阿拉善左旗| 都匀市| 麻栗坡县| 宣城市| 平泉县| 房产| 玉山县| 西乡县| 牙克石市| 乌拉特后旗| 乐亭县| 荥阳市| 甘孜县| 综艺| 芒康县| 临安市| 辉南县| 怀化市| 丰宁| 桃园市| 滨州市| 格尔木市| 和龙市| 高唐县| 防城港市| 黄冈市| 砚山县| 哈巴河县| 南川市| 河北区| 永胜县| 横峰县| 平乡县| 伊春市| 克东县| 鲜城| 祁阳县| 西峡县| 永宁县| 乌什县| 景泰县| 建阳市| 阜城县| 隆子县| 延津县| 利津县| 卫辉市| 治多县| 廊坊市| 池州市| 民权县| 白玉县| 彰武县| 沾益县| 科技| 天长市| 山东| 洛川县| 阿克陶县| 兰州市| 隆子县| 大城县| 巴林右旗| 宁波市| 开平市| 宣城市| 林西县| 伊吾县| 和田县| 洪泽县| 屏东市| 泾川县| 彭山县| 调兵山市| 乃东县| 英吉沙县| 松原市| 满城县| 满洲里市| 穆棱市| 宜城市| 古蔺县| 永城市| 上饶市| 克山县| 汾西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