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路過漫威的騎士 > 第454章 大戰海拉
    “這...這是什么情況?”格瑞爾目光呆滯的看著太陽船旁的飛馬,破爛的雙翼、外露的白森森的骨頭,縱然披著華麗、干凈的鎧甲,也無法遮掩它**的身軀。

    黛西也滿臉的震驚,搖了搖頭:“不知道,突然...突然就變成這樣了。”

    “亡靈...亡靈...”格瑞爾念叨了兩聲,毫不猶豫的舉起手中的火繩大橙dj槍,沖著亡靈飛馬就是一槍,發射出一團洶涌的火焰彈,擊打在呆站在原地不動的亡靈飛馬身上,將其炸成了碎片。

    之前格瑞爾對她只是有所顧慮和懷疑,但現在已經是證據確鑿了,為什么她能若無其事的啃充滿亡靈能量的果實、為什么能在這個到處是亡靈和亡靈能量的世界活幾千年....合著她也是亡靈,甚至可能是海拉。

    格瑞爾的心里那個大膽到他都否決了的猜測,現在又浮上心頭,一開始他也懷疑這個貌似幸存的女武神是不是亡靈偽裝的,甚至可能是海拉偽裝的。所以一直都和對方保持距離,但經過一段時間的相處,他發現這個‘女武神’和電影里的海拉性格差距不是一般的大,而且樣貌也相差甚遠,所以才會否則這個猜測。

    來不及多想其他,格瑞爾趕忙跳上太陽船,控制著太陽船急速的朝著隧道口沖去,想弄明白‘女武神’為何無比狂喜的跑出去,還說‘終于可以離開了’,難不成九界重疊開始了?還是說托爾帶著彩虹橋來了?

    不管哪種,都必須要阻止她離開,畢竟哪怕她不是海拉也是亡靈,一旦到了其他的世界,都可能演變成漫威版的‘生化危機’。

    而隧道外面,托爾正輪著錘子,將一個又一個骷髏兵砸散架,可周圍的骷髏兵卻好似被按了暫停鍵一樣,站在原地一動不動,任憑托爾肆意妄為,只是用空洞洞的雙眼盯著托爾,仿佛是想瞪死他。

    被無數雙散發著幽光的骷髏眼盯著,哪怕是身經千戰、不怕天不怕地的托爾都覺得渾身發毛,強壓下心中的不自在,加快輪動錘子的速度,想盡快把這些骷髏兵解決掉。

    剛把左邊的兩個骷髏兵砸飛,正要轉向右邊,所有的骷髏兵都動了起來,齊刷刷的涌向了托爾,讓托爾大驚,骷髏兵是弱,可被上千骷髏兵圍住,也不是好玩的。

    因此托爾趕忙舉起雷神之錘,想要聚集雷電,可剛舉起手來,才意識到這里無法召喚閃電,只能用雷神之錘內的神力,就在此時,托爾突然感覺手中的雷神之錘抖動起來,沒等托爾反應過來,就掙脫了托爾的手,掠過骷髏海,落入一個全身包裹在銀色盔甲的人手中。

    “什么?”

    “怎么可能?”

    地上的托爾和太陽船上的洛基幾乎同時驚叫出聲,托爾震驚的是他的雷神之錘竟然不聽話的跑到別人手中,而洛基除了震驚這個,還驚訝這個人穿著的是早已銷聲匿跡的女武神套裝。

    女武神將伸直的手臂慢慢的縮回,無法看到她被面罩遮掩住的臉部表情如何,但所作所為卻是在欣賞手中的雷神之錘,自言自語般的說道:“好久不見了,沒想到奧丁竟把你交給這么弱的家伙。”

    “你是誰?把雷神之錘還給我?”托爾嘗試了幾下,都沒能拿回雷神之錘,一甩手將涌過來的一個骷髏兵當暗器扔向了女武神。

    女武神看都不看飛過來的骷髏兵一眼,左手一揮,骷髏兵的速度瞬間降為零,并且凌空散架,變成漫天的骨雨砸了下方的骷髏兵群一頭一臉,自顧自的看著雷神之錘,道:“你的?那你倒是拿回去啊。”

    對方這般的輕視,徹底惹惱了托爾,大吼一聲,直接跑動起來,靠著蠻力將沿途的骷髏兵撞飛,硬生生的在骷髏海里趟出一條路來,握緊砂鍋大的拳頭,揮拳砸向了女武神,想讓對方知道他的厲害,畢竟沒有雷神之錘,他就只能靠**進攻了。

    女武神終于轉過頭來,面罩下的雙目平靜的望著沖過來的托爾,等到托爾的拳頭距離她不到三十厘米的時候,才抬起左手,抓住了托爾揮過來的拳頭,讓前沖的托爾瞬間止住了沖勢。

    “什么?”托爾瞪圓了眼珠子,難以置信的看著面前嬌小的女武神,他已經用了最大的力氣,竟被對方輕松的接住,并且現在連拳頭都抽不出來,顯然對方的力氣遠在他之上。

    “呵呵,”面罩下傳出極具嘲諷的冷笑:“你就是奧丁親自選出的阿斯加德下一任的王嗎?就讓我看看你有什么厲害的。”說著女武神一揮手,扔垃圾似的,輕松的把托爾給甩飛,砸在隧道口旁,將堅固的山巖砸出一個人形坑來。

    就在此時,一艘散發著淡金色光芒的太陽船頂著十多只骷髏從隧道里沖出來,正巧看到托爾整個人鑲嵌進巖壁上的一幕,頓時驚呆了上面的乘客,綠巨人都只能和托爾打個五五開,現在竟然被人砸進墻里,這...

    格瑞爾和黛西順勢看過去,熟悉的女武神手里拎著熟悉的雷神之錘,讓格瑞爾脫口而出:“海拉!”他所知道的能拿起雷神之錘的只有奧丁一家三口,很明顯這個女武神真的是海拉偽裝的。

    女武神轉過身來看著格瑞爾,道:“哦,你竟然知道我,奧丁沒有把我從阿斯加德的歷史上抹除嗎?”說話時,她身上銀白色的盔甲迅速的染變成了黑色,幾乎和海姆冥界的黑暗融為一體,僅有手中閃爍著電光的雷神之錘,還比較顯眼。

    “什么?她是海拉?我姐姐?”剛從巖壁里掙扎出來的托爾又被嚇了一跳,這么一會的功夫,一向處亂不驚的他被嚇了好幾次了,也算是體驗到奧丁所說的海拉實力強是有多強,真的是毫無還手之力。

    此刻,女武神臉上的面罩也消失了,露出海拉似笑非笑的臉龐來,道:“姐姐?不,我是阿斯加德之王,跪下,臣服于我。”

    “跪下!”托爾的臉瞬間拉了下去,他可是阿斯加德的王子,戰無不勝的雷神,怎么可能受此屈辱,因此托爾毫不猶豫的又沖了上去,對方明顯不想好好談,那就只有打倒她,再說一下過往的對錯了。

    看到托爾又沖了上去,格瑞爾只得跟著沖上去,企圖用人數優勢來抹平實力的差距,心中還有一點期盼就是奧丁還活著,海拉的實力應該沒有奧丁死后那么強,說不定能打贏。

    而黛西則趕忙駕駛著太陽船向上,以免被諸神之戰波及,卻看到了上方的太陽船內的洛基,當即心生警惕,沒有靠過去,而是拉開一段距離,將主要注意力放在洛基身上。

    下方的骷髏海中,戰斗的號角已經響起,托爾一馬當先沖破層層骷髏兵,撞向了一身黑的海拉,而格瑞爾則提著火繩大橙dj槍用‘散彈’攻擊,玩得就是全覆蓋,讓海拉躲無可躲。

    雖然對方完全沒有躲避的意思,任憑一發發乒乓球大小的光彈打在身上,除了爆發出焰火般的火花外,就是炸碎她附近的骷髏兵了,而海拉如擎天之柱站在火焰中,根本沒有挪動半步,完全無視火繩大橙dj槍的散彈攻擊。

    “防御力...太高了吧。”格瑞爾算是測出了對方的防御力,貌似比地獄三頭犬還要高,想想也是,畢竟是當年和奧丁一起打天下的主力,肯定是各種神器身上堆,她身上這套鎧甲,估計不比托爾的戰神之鎧差,說不定還好呢。

    而托爾已經沖進了火海里,再一次的揮拳攻擊,而海拉向后撤了一步,輕松躲開托爾這一拳,隨后一揮右手,雷神之錘狠狠的砸在托爾的胸膛上,讓托品味到往日他的敵人才能嘗到的被錘子砸的滋味。

    ‘咚!’的一聲響,戰神之鎧上迸發出激烈的火花,整個人不由自主的倒飛出去,在地上滑行了好一段距離,把好幾個骷髏都壓在身下當墊背,以至于犁出來的溝壑都不太平整。

    隨手打飛了托爾,海拉轉身面向了格瑞爾,將雷神之錘擲向了格瑞爾,選擇著的雷神之錘飛行速度比托爾扔的時候快兩倍都不止。

    哪怕格瑞爾穿著假面騎士鎧武的勝哄武裝,也沒能躲開,被砸了個正著,胸口一疼,身體騰起,撞在身后的一塊卡車大小的巨巖上,將巖石撞得粉身碎骨,四下飛濺的碎石好似炮彈破片,把好幾個骷髏都打散架了,可見這一下撞擊有多強。

    海拉抬手召回了雷神之錘,很是輕蔑的說道:“就這么點本事嗎?看來奧丁的眼光越來越差了。”說著,抬頭看向了上方的兩艘太陽船,黛西如臨大敵,趕忙舉起雙臂,而洛基卻饒有興致的望著大發神威的海拉,并主動降低了太陽船的高度,顯然很想和對方談談。

    托爾雖然挨了一錘,但馬上就生龍活虎的站起身來,但也意識到雙方的實力差距,沒有再主動發起進攻,只是警惕的看著對方,思考著作戰策略。

    而格瑞爾則慶幸的摸了摸胸口厚厚的裝甲上的一個淺淺的凹陷,幸虧是防御力最強的勝哄武裝,換成其他裝甲,怕不是直接破防了。

    但是格瑞爾注意到了一點,幾招下來,海拉都是用的純粹**力量,雷神之錘最強大的攻擊是閃電,而海拉卻沒有發出一絲的電光,是不屑于殺雞用牛刀,還是說...

    格瑞爾記得剛見面時他說過,海拉被女武神部隊打成重傷,將體內的死神女神的神力爆發出來,把海姆冥界變成了亡靈的世界。如果這是真的話,那海拉豈不是沒有神力,或者是無法動用神力,畢竟奧丁還活著,他的封印還生效。

    格瑞爾趕忙隔空喊話,將他的猜測告知了托爾,也讓海拉和洛基聽了個正著。不管是不是,先試一下再說,沒有神力的阿斯加德人,可以參考一下被打落凡間的托爾;無法動用神力的阿斯加德,可以參考落入薩卡星的托爾,都能被電網擊倒。

    海拉扭過頭來,一臉笑意的看著格瑞爾,道:“沒錯,我的確無法使用死亡女神的神力,你覺得這樣就能打贏我嗎?”

    “試一下就知道了。”格瑞爾說著舉起了火繩大橙dj槍,將火力檔撥到了最大功率,準備拉開距離進行遠攻,而托爾也摩拳擦掌,準備繼續攻擊,打倒這個所謂的姐姐,搶回他的雷神之錘。

    “呵呵!”海拉輕蔑的笑了兩聲,左手掌心往上一翻,突兀的燃燒起慘白色的火焰,迅速的凝聚成一盞長方體狀的琉璃燈,道:“你覺得我的神力造就的亡靈,會聽我的吩咐嗎?”

    格瑞爾的心一下子沉了下去,他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海拉這段時間所謂的掩飾生靈的氣息,是不是真的只是隨便一晃燈,根本什么都沒做,不,很可能只是讓亡靈不再攻擊他們,這也就能解釋為了她在格瑞爾對付地獄三頭犬的時候,那么及時的趕到,并且能及時引來很多的亡靈,讓格瑞爾刷分。

    海拉的確很聰明,計劃好了一切,來取信格瑞爾,從而讓格瑞爾待在她身旁,等待彩虹橋或者托爾或者找到空間裂縫,但她唯獨沒有想到,也不可能想到格瑞爾打死亡靈能獲得增強實力的積分的。

    只見海拉托舉起手中的琉璃燈,琉璃燈的四面玻璃亮起,中間的火苗跳動起來,附近的骷髏兵齊刷刷的仰起頭來,隨后全都散架,變成無數的骨頭,包括被打成碎片的骨頭都跟著飛了起來,相互聚攏在一起,變成了兩大坨骨頭堆,并且迅速的變化著形態。

    ps:心態炸到現在,真的不想看ig比賽了,夏季賽開局就是各種夢游,今天是徹底睡著了,f6那么大一坨牛看不到,插眼進紅buff草叢里也看不到,能繼續在里面蹲著...遮住隊名,感覺對面才是ig陣容,真不知道怎么bp的,也不知道怎么打的。

    不看了,越看越爆炸,端午節的好心情都沒了。
和记娱乐手机客户端 玉田县| 宣城市| 门源| 保德县| 宜州市| 三都| 永泰县| 阿坝| 垣曲县| 揭东县| 皋兰县| 仲巴县| 宁远县| 红桥区| 资中县| 黄大仙区| 昌平区| 蕲春县| 乐昌市| 正蓝旗| 阳高县| 新昌县| 阜新市| 台安县| 长宁县| 称多县| 东方市| 平湖市| 普格县| 万源市| 木里| 西平县| 安溪县| 日土县| 宽甸| 金坛市| 修武县| 天津市| 南和县| 宿松县| 彭山县| 大足县| 南陵县| 娱乐| 岑巩县| 安丘市| 广水市| 博湖县| 阳新县| 通辽市| 信阳市| 保康县| 简阳市| 重庆市| 澜沧| 房产| 金昌市| 宣城市| 德令哈市| 光泽县| 夏邑县| 德化县| 萝北县| 博爱县| 屏南县| 漳浦县| 霍林郭勒市| 岑溪市| 荔浦县| 绿春县| 望奎县| 随州市| 昌都县| 安丘市| 前郭尔| 屏边| 玉门市| 彰化县| 祁阳县| 遂昌县| 崇左市| 昆山市| 仲巴县| 辽源市| 拉孜县| 奉新县| 个旧市| 六安市| 焦作市| 登封市| 北票市| 浙江省| 台北市| 城步| 綦江县| 仙游县| 宝丰县| 象州县| 镇坪县| 柏乡县| 怀宁县| 明水县| 富平县| 乐至县| 任丘市| 梅州市| 舟曲县| 江油市| 溧水县| 姜堰市| 雷山县| 常宁市| 噶尔县| 岢岚县| 潮安县| 忻城县| 昌邑市| 鄂尔多斯市| 杭锦后旗| 四平市| 永泰县| 镇巴县| 青岛市| 武鸣县| 濮阳县| 上思县| 荆门市| 武威市| 乌恰县| 十堰市| 民县| 北海市| 英山县| 平谷区| 永昌县| 九寨沟县| 靖西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