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汉乡 > 第六十二章 天命所归
    第六十二章天命所归

    “我好疼……”

    “只要你告诉你是怎么释放的瘟疫,谁放的,你马上就不疼了!

    “好疼……”

    “怕疼就快说!

    “疼……”

    眼看着这个身体已经腐烂的女人就要死了,守在门外的狱卒却走了进去,将一碗汤药给银屏灌了下去。

    然后就走出来,低声对阿娇道:“启禀贵人,半个时辰之后药效就会发作,她会再次清醒!

    阿娇指着一滩烂泥一样的银屏道:“给她喝了什么汤药?”

    “回禀贵人,是参汤,最好的参汤,此女罪恶深重,只有耗干她最后一丝生机,她才能死去!

    阿娇冷哼一声道:“现在就杀了她!”

    命令下的很不合理,却是阿娇亲自下的,在长门宫,她的话永远都比皇帝的话好用。

    狱卒连犹豫一下的意思都没有,进去之后就一刀斩下了银屏的头颅。

    血没有流出来多少……银屏连惨叫一声这样的行为都没有,那个没了眼睑的头颅滚落在地上,没有眼皮可以覆盖上眼珠子,因此,她的眼睛瞪得溜圆,却没有什么怨恨,显得非常平静。

    “埋了吧,希望她下一生莫要再与我大汉为敌!”

    阿娇转身走了,留下狱卒面对这具烂的不成人形的尸体暗自发愁,该如何处理呢?

    “大汉国跟匈奴之间再无转圜的余地,再无并存的可能!卑⒔壳崽疽簧。

    “陛下本身就没打算跟匈奴共享一个太阳!

    大长秋沉声道。

    走出地牢,即便是站在烈日下,阿娇依旧觉得有些冷,抱着双臂道:“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啊。

    我以为汉人跟匈奴人之间有仇恨是应该的,没想到刘陵成了匈奴掌权者,对她的母族下手更狠了!

    “不是所有的女子都如同贵人一般对大汉江山满怀情义!

    阿娇摇头道:“你说错了,我阿娇抛弃权力之后才走到现在,刘陵是得到权力之后才疯狂若此。

    本宫没了后位,就没有什么好失去的了,可以放开心胸来重新看这个世界。

    刘陵得到权力之后,就害怕失去,所以才倒行逆施。

    大长秋,清点长门宫库房,如有不足,继续为大军准备军资,明年出征之前,务必要全部到位!

    “老奴遵命……”

    云琅,霍去病到了扶荔宫的时候,这里已经物是人非。

    皇帝的旗子正在城楼上飘扬,城外的警戒游骑已经抵达三里之外。

    云琅跟霍去病两个只能单人独马进入扶荔城。

    霍去病挥挥手,清扫一下鼻端的白灰,对云琅道:“这该用了多少石灰啊!

    云琅放开用手帕捂着的嘴巴道:“关中早就该彻底的清扫一次了,任由各种动物的排泄物遍布关中,不用匈奴人使坏,自己就会衍生出疫病来的。

    这样,其实也不错,你看看,来的路上,那一个人不是用布包着嘴巴匆匆赶路?

    这是好事,说明大汉人终于有了安全意识,不管有没有用,至少有了行动!

    “你是医者,难道就没有克制这种病魔的方法吗?”霍去病觉得云琅在幸灾乐祸。

    “我倒是知道方法,却没有办法造出药物!

    “缺少钱粮?没关系,我家有你尽管拿去!

    云琅冷笑一声道:“穷大汉倾国之力都办不到!

    霍去病默然,他看的出来云琅没有骗他。

    扶荔宫的大殿,原本是云琅的点将厅,现在,则是刘彻办公的地方。

    光亮的木头地板上,一个穿着红色衣衫的小小孩子在上面嘻嘻哈哈的奔跑,身后跟着一群宫人,生怕将这位小祖宗给摔到了。

    刘彻盘膝坐在垫子上,面前的文书奏折堆积的足足有两尺高,几乎遮住了他的身形。

    云琅跟霍去病身穿铠甲,行礼不方便,只好按照军礼拱手。

    刘彻把脑袋从文书后面探出来,看了两人一眼道:“出灾祸了,想办法解决!

    云琅道:“军中已经有方略安置下去了,微臣以为患病之猪羊,不宜食用!

    刘彻眼睛微红,最终点头道:“销毁,人命为重!

    “臣领命!”

    “云琅,疫病是怎么起来的?”刘彻放下手中的朱笔,从案子后面走出来,看着云琅问道。

    听皇帝这样问,云琅面露笑容,觉得自己跟皇帝这些年努力斗法,到底还是出了一些效果。

    至少没有被董仲舒那些人忽悠的去向上天认罪,觉得瘟疫是他施政不当带来的恶果。

    “《周礼、天官、冢宰》记载:“疾医掌养万民之疾病,四时皆有疠疾!

    《吕氏春秋、季春纪》记载:“季春行夏令,则民多疾疫!

    《素问、刺法论》指出:“五疫之至,皆向染易,无问大小,病状相似,正气存内,邪不可干,避其毒气!

    《素问、本能病》篇:“厥阴不退位,即大风早举,时雨不降,湿令不化,民病温疫,疵废。风生,民病皆肢节痛、头目痛,伏热内烦,咽喉干引饮!

    西北理工认为,疫病不过是人类不良的生活习惯引起来的。跟其它病症没有太大的不同,只是具有传染性而已!

    “什么样的生活习惯是好的?”

    “比如说微臣的生活习惯就很好,如果人人都像微臣一般饭前便后洗手,勤沐浴,不喝生水,每日里漱口刷牙,勤换衣裳,衣物的加减随四时而动,就能有效的防范疫病发生!

    刘彻叹口气道:“如果天下臣民都像你云氏一般富庶,倒是不难!

    “饭前便后洗手,沐浴,不喝生水,每日里刷牙,勤换衣裳并不难?

    衣裳不必是丝绸,不必新,只求干净就好,不难做到!

    刘彻闻言无声的笑了一下,用拇指指指自己的胸膛道:“不是因为朕的昏悖举动引起的天罚?”

    云琅笑道:“此次疫病来临之前,大汉国泰民安,四海升平,微臣不觉得陛下有过什么昏悖的举动!

    刘彻指指南边提醒云琅道:“滇国,夜郎国的事情呢?你徒弟在那里杀的人头滚滚的,灾祸却要朕来背?”

    云琅被刘彻炯炯有神的目光看的很不自在,就把霍去病拉过来道:“陛下问你弟弟的事情呢!

    霍去病呵呵笑道:“换了微臣去,只会杀的更多!

    刘彻满意的点点头道:“朕也是这么认为,两只小猛兽出山练习狩猎而已,算什么大事。

    拔高到天命的地步过份了。

    云琅,你认为这场灾祸什么时候能过去?”

    云琅拱手道:“疫病一般起自于春夏之交,白霜落地就会绝迹!

    刘彻默然,良久才敲着自己的脑瓜道:“如果真的是天命,朕认错就能让瘟疫过去,朕还不吝惜认错。

    问题是,朕现在认错了,等到了白霜落地,瘟疫绝迹,也会有人说是因为朕焚表向上天认错之后才有的效果。

    如此一来,以后只要有灾祸,朕就认错一次,时间长了,朕就会威信扫地,这也是不成的!

    霍去病皱眉道:“此次瘟疫是匈奴人的奸计,为何有人会赖在陛下身上?”

    刘彻呵呵笑了,对霍去病如此直言,非常的欣慰,指着云琅道:“说是匈奴人的奸计,朕信啊,你们也信,问题是你去问问以董仲舒为首的一群人信不信。

    他们才是办事的一群人,想要让他们按照你说的方略去执行,首先就要先说服他们!

    云琅在心中暗自感慨一下,从他进门,刘彻就没怀好心,前面说的所有话,都是为最后这句话做的铺垫。

    这是刘彻的老把戏了,天知道大汉国有多少臣子,就是被他这样给活活的逼到绝境里去了。

    云琅同样笑道:“微臣这就去一遭太学,见见这位非要把什么灾难都跟天意联系在一起的大家!

    刘彻哈哈大笑道:“有把握么?”

    云琅笑道:“董公年高德劭,想来不会跟微臣这个后辈过于计较!

    刘彻非常高兴,指着大殿门道:“速去,速去!”
和记娱乐手机客户端 东方市| 灵璧县| 安顺市| 清远市| 嵊泗县| 余姚市| 沿河| 岫岩| 郸城县| 五原县| 仪陇县| 武义县| 全椒县| 东乡县| 新乡市| 庆城县| 瑞丽市| 蓬安县| 瓮安县| 上犹县| 怀来县| 浦东新区| 伊宁市| 凤阳县| 怀集县| 青神县| 西乡县| 安乡县| 和政县| 方正县| 大英县| 建宁县| 高陵县| 丽水市| 寿阳县| 咸丰县| 蕲春县| 海丰县| 南澳县| 日喀则市| 阿合奇县| 洪洞县| 天峨县| 清流县| 凯里市| 延庆县| 会同县| 巴林右旗| 罗江县| 武夷山市| 崇文区| 淳化县| 高要市| 石阡县| 梁平县| 绵阳市| 沙洋县| 澄城县| 贺州市| 开封县| 电白县| 高碑店市| 瑞昌市| 苏尼特左旗| 上饶市| 清苑县| 宁明县| 班玛县| 桂平市| 深水埗区| 永宁县| 鸡东县| 阆中市| 嵊州市| 屏南县| 哈巴河县| 浏阳市| 芜湖市| 毕节市| 扎赉特旗| 普兰店市| 芷江| 宣恩县| 固安县| 任丘市| 米泉市| 望奎县| 东至县| 久治县| 苍山县| 十堰市| 万载县| 吉安市| 容城县| 商南县| 宜兴市| 临湘市| 普洱| 台南县| 上高县| 巍山| 灵山县| 安顺市| 景泰县| 灯塔市| 乐都县| 浮梁县| 滨州市| 井研县| 墨竹工卡县| 安康市| 禹城市| 蒲城县| 兴隆县| 浦北县| 东阳市| 双桥区| 牟定县| 阆中市| 北流市| 马尔康县| 格尔木市| 邛崃市| 繁昌县| 古田县| SHOW| 宁乡县| 安宁市| 绥阳县| 微山县| 和硕县| 潼南县| 碌曲县| 北安市| 共和县| 八宿县| 阿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