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汉乡 > 第一七零章杀奴(3)
    第一七零章杀奴(3)敬请关注孑与不2的微博

    一支粗大的爪子探过去,臭气立刻就变成了血腥气,那个爬上山包的匈奴人发出一声恐怖至极的叫声,就从山包上滚落下去了。

    估计他到了地狱也忘记不了刚才看见的那颗狰狞至极的老虎脑袋。

    有了铁剑的匈奴猛将催动战马,在纨绔群中左突右杀,所到之处残肢断臂乱飞,原本还有一点战意的纨绔们顿时就哭爹喊娘的往马车下面钻。

    那些作战经验丰富的护卫们却前赴后继的向匈奴猛将扑过去,周氏家将声嘶力竭的吼道:“杀死他!我们有援军!”

    匈奴猛将哈哈大笑,手里的铁剑简直太合适他了,这东西杀起人来犹如砍瓜切菜一般,匈奴人的铜刀根本就不能与之相比。

    眼看着自己的部属也越过了马车障碍,他的铁;游璧母佑辛。

    老护卫眼看着匈奴猛将的铁剑就要砍到额头上了,眼睛一闭用手中长剑用力的格挡了上去。

    匈奴人的铁剑落在他的剑上,却没有多少力道,诧异的睁开眼,却发现匈奴猛将正在用力的催动战马,低头一看,才发现张连躺在地上,双手死死的抱着匈奴猛将的一只战马蹄子,一边吐血一边哭喊:“杀死他!”

    周鸿的眼珠子似乎都有些红了,他的右手已经废掉了,干脆不加理会,双臂张开,无视刺过来的长剑一头撞在匈奴猛将的身上。

    匈奴猛将终于在马上坐不稳当了,嚎叫一声从马上滚落。周氏护卫惨叫一声,他看的很清楚,匈奴人的长剑刺穿了小主人的身体。

    这时候他再也顾不得指挥战场了,从马车后面跳出来,举剑就刺。

    一只手抓住了他的剑刃,匈奴猛将狞笑着一膝盖顶开趴在他身上的周鸿,单手抓着护卫的长剑,即便献血长流,他也不在乎。

    一个纨绔嚎叫着从马车底下窜出来,他的武器早就丢了,却跳上匈奴猛将的后背,张开嘴就咬在那家伙的脖子上,不论匈奴人怎么挣扎都甩不开这个如同跗骨之蛆的家伙。

    然后,又跳出来一个纨绔,直到那个匈奴猛将被人海淹没。

    云琅射出去了十五枝铁羽箭,铁臂弩上也仅剩下最后一支了,他的脑袋眩晕的厉害,最短的时间里,他为铁臂弩上了五次弓弦,这远远的超过了他能承受的极限。

    强忍着扣动了弩机,将最后一支铁羽箭射进了一个要去救援他们将军的匈奴人胸口。

    然后就丢掉铁臂弩,举着长矛呐喊一声,从山包上冲了下来,这一刻,他好像忘记了这样下去很可能会死这样一个后果。

    每个人都在死战,马夫笨拙的举着长剑围绕着匈奴骑兵团团乱转,虽然总有同伴被匈奴人杀死,他们也总能找到机会杀死那些停止不动的骑兵。

    云琅的长矛斜斜的从一个匈奴骑兵的腰肋处刺了进去,锋利的长矛一直深入到那家伙的胸腔,云琅不敢松手,推着长矛向前进,直到把那个匈奴从战马上推下来。

    那个巨大的人球忽然散开了,匈奴猛将摇摇晃晃的从人堆里站起来,一只眼珠子吊在眼眶外面,两只耳朵也早就不见了踪影,他从一具尸体身上拔出一柄长剑,正要刺下去的时候,一只手抱住了他举剑的胳膊,很快,就有很多只手缠绕在他的身上,让他雄壮的身体不得不再一次倾倒。

    云琅听的脑后一阵狂风刮过,回头一看,才发现老虎整只身体扑在一个举着铜刀的匈奴骑兵身上,一阵令人牙酸的咯吱声过后,那只握着铜刀的手就掉了下来。

    云琅反手将长矛刺了出去,这个动作他曾经每天都要重复两千次,所以非常的熟练。

    匈奴人的铜刀击打在长矛上荡开了长矛,云琅松开了长矛,一柄短短的投枪出现在手上,胳膊稍微弯曲一下,投枪就惯进了匈奴人的战马脖子,战马嘶鸣一声倒在地上,三四个拿着各色武器的马夫就压在了那个匈奴人的身上。

    云琅的左肩处麻木的厉害,这地方刚才挨了一刀,因为有铠甲护着,铜刀被弹起来,可是匈奴人强大的力道依旧作用在了他的身上。

    老虎咆哮一声,一支羽箭插在它的肩胛处,这引起老虎更大的愤怒,抛弃了那个脑袋被他蹂躏的已经没有模样的匈奴人,一个空翻就向那个拿着弓箭在外围放冷箭的匈奴人。

    云琅踉跄两步想要去帮老虎,眼前却金星乱冒,他咬破舌尖,从背后卸下短弩,只要眼前出现匈奴人,他就果断的扣发弩机,眼看着坐在马上的匈奴人越来越少,云琅第一次觉得胜利的天平正在向他们这一方倾斜。

    弩箭射完了,云琅想要给弩箭上弦,却发现他的左臂一点力都使不上。

    一匹战马撞在云琅的胸口,将他撞得向后倒去,马上的匈奴人也从马上掉了下来,一柄长矛就刺穿了那个匈奴人的咽喉。

    云琅努力的眨巴着眼睛,想要看清楚面前这张熟悉的面孔,却怎么都想不起来的他是谁。

    天空在旋转,大地在倾斜,他努力的探出手去,却没有抓住眼前这个人,软软的倒在地上。

    耳朵里全是人嘶马叫的声音,所有的声音都混成一团,有人对着他大吼,他却分辨不清楚是谁的声音,也听不清楚他到底说了些什么。

    老虎的大脸出现在他的头顶,他探出去的手抓住了老虎嘴边的软肉,胡须有些扎手,不过,很真实。

    有人掰开他咬的紧紧的嘴巴,往里面倒了很多酒,云琅渴极了,大口的吞咽着酒浆,酸涩的酒浆变得非常甘甜,如同玉液琼浆一般滋润着他焦渴的五脏六肺。

    “好样的,一人击杀了十三个匈奴,不愧是我御林军的军司马!

    五官的感觉终于回来了,云琅也终于看清楚了眼前的人。

    公孙敖喋喋不休的说着话,看云琅的眼神都冒着金光。

    “十六个!”

    云琅如果没有立功也罢,如果真的立功了,他绝对不允许别人贪墨他的功劳,尤其是杀匈奴这种功劳,他一点都不嫌多。

    公孙敖笑道:“再拿三个人头过来,耶耶就立刻给你再记三级功劳!

    云琅拍拍老虎的脑袋,脑袋上有一道刀伤的老虎立刻就钻进荒草里,不一会就拖回两具匈奴人的尸体。

    “还有一级在家里!

    公孙敖狞笑道:“这就派人去取,哈哈哈,我羽林军此次斩首六百七十七级,还有谁再敢说我羽林军全是娃娃?”

    “小郎啊——你可不能死!”一个凄惨的声音从云琅身边传来,云琅转过头去,只见那个老家将抱着肚子上插着一柄剑的周鸿哭的凄惨无比。

    那一剑云琅看的很清楚,没从肚子中间穿过去,只是穿过了腰肋处的皮肉,应该死不掉才对啊。

    “小郎,你的两条腿被战马踩碎了!币桓鼋∽车幕の辣ё磐嗖业牟荒茉倨嗖业恼帕纯奘。

    “快看看耶耶的家伙还在不在?如果不在,你就一剑弄死我,否则我就弄死你!

    “在,在,在啊,你的膝盖骨被马蹄子踏碎了!被の懒饪南律殉蛄艘谎鄣。

    张连长吁了一口气看着天空道:“老天总算是待我不薄啊,只要家伙在,用腿换一辈子的安逸,也值了,回去就把何氏,陈氏给耶耶抓回来……”

    公孙敖冲着张连挑起大拇指夸赞道:“好汉子,留侯家的子孙,果然没有废物!

    张连傲然道:“那是自然,是某家决定要在这里跟匈奴人决战的,要是继续跑,被人家追上逐个击破,没人能活下来……”
和记娱乐手机客户端 内乡县| 屏南县| 红安县| 南丹县| 固阳县| 襄樊市| 荔浦县| 万盛区| 兴宁市| 安陆市| 四平市| 股票| 宝坻区| 达州市| 平凉市| 德惠市| 柳江县| 太保市| 榆树市| 东台市| 富民县| 富裕县| 固阳县| 徐闻县| 南通市| 盐城市| 松江区| 漳平市| 和平县| 大邑县| 当阳市| 乌什县| 五华县| 浦江县| 沭阳县| 宜春市| 金沙县| 和政县| 蚌埠市| 镇康县| 长沙县| 贞丰县| 郎溪县| 雷州市| 云龙县| 五寨县| 宜州市| 临夏市| 五常市| 巴中市| 建水县| 镇宁| 屏南县| 枣阳市| 长葛市| 云浮市| 仲巴县| 佛学| 行唐县| 泰安市| 通海县| 阿克| 云阳县| 西乡县| 常宁市| 华阴市| 舒兰市| 曲阜市| 合江县| 阳新县| 元谋县| 新兴县| 阿城市| 安平县| 乐至县| 常宁市| 十堰市| 惠州市| 定西市| 上高县| 日喀则市| 湾仔区| 清远市| 乌恰县| 湖州市| 东明县| 喀什市| 开江县| 商丘市| 穆棱市| 枝江市| 浦江县| 确山县| 芒康县| 遂溪县| 资源县| 什邡市| 卓尼县| 富川| 曲阳县| 宜城市| 和田县| 区。| 马公市| 东平县| 临桂县| 琼海市| 句容市| 勐海县| 屯昌县| 南木林县| 阜宁县| 左贡县| 遂溪县| 太原市| 武平县| 凯里市| 马公市| 诸城市| 灵寿县| 上饶县| 兴山县| 固始县| 东明县| 莱西市| 漯河市| 镇康县| 社会| 炎陵县| 大渡口区| 吉林省| 仁寿县| 延寿县| 宝山区| 思茅市| 余江县| 汽车|